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第二百九十一章 调戏猎物

“亲热”了一会,冷殊寒搂着马脖子,身体轻盈地一跃,翻上马背,双腿利落地一收,小心翼翼地踩着马背猫着腰站了起来。

浸过油的麻纸用来贴窗户,不仅防水,还透光。冷殊寒透过半透明的窗户纸,看到里面有六个男人围着一张圆桌坐着在推杯换盏。

窗纸虽然不像玻璃那么透明,却也大约能够看清里面人的模样。

那可不正是成夫朗!

冷殊寒身子一晃,险些栽下来,手扒了下窗台,上面的灰土簌簌落下来,吓得她赶紧缩回身子,又差点没保持好平衡,幸好马儿聪明,配合她挪动身体,才让她没掉到地上。

可就在这时候,在后门巡逻的一个人突然点亮了火把,把院子照得四周清晰可见。

正从马儿身上滑下来的冷殊寒被看个正着!

“不好了!那丫头跑出来了!”那人嗓门真大,冷殊寒相信这前后院的所有人都听到了。

这下好了,她也不用偷偷摸摸了,赶紧跑吧!

宿主这小身板,打是不可能的,却也不是一无用处,她非常的灵活、敏捷。

冷殊寒在两个大汉中间,左一蹿,右一躲,两个合拢过来包围他的汉子撞到了一起,她却从中间

溜了出去,通过月亮门跑进了前院。

当她看到前院的情景,她倒抽一口凉气,不仅房间里喝酒的几位都出来了,还有其它打手也在其列。

他们像看一只走头无路的野猫一样的眼神看着她。

而那个可恨的成夫朗,也和他们一样!

冷殊寒深吸一口气,抄起手边扔着的一条马鞭子,突然她向着成夫朗站的地方冲了过去,她举起鞭子,对着他那张人神共愤的脸狠狠抽下去。

就算今天跑不了,也得把他的脸抽花!

成夫朗倏的一躲,让人不可觉察的地在她的手腕上轻推了一下,冷殊寒手里的鞭子换了个方向,就抽到了旁边那位大哥的脸上,并且,她的面前出现了一条空当。

那大哥“嗷”的一声惨叫,捂住眼睛,其它人连忙上去扶住他。

冷殊寒看准眼前的空,钻出了包围。

刚才有几个反应快的,过来抓她,有两个还没近她的身,就不知道被什么绊了个跟着,摔得很惨。

其它人围过来,她发了狂地一边挥舞马鞭,一边腾转挪移,最后竟然来到了大门口,抽开门栓,她就跑了出去。

“别管我,快去追,不要活的,直接要死的!”那大哥又急又恨

,顿足喊到。

后面的人追了出来,冷殊寒拼了命地跑。

如果是白天,她无论如何也跑不掉,幸亏有夜幕的掩护,她和那帮人就像是在捉迷藏。

有几次,她藏在乱树丛后,那些歹徒就从她身边经过,等他们走了她再跑,他们听到动静再往前追。

不过,大约有半个时辰,冷殊寒就开始感到有些绝望。

一是宿主这身体,耐力实在差,双腿像灌了铅,眼看就要跑不动了;二是,饿了一天,再经过这么激烈的打着和奔跑,眼前直冒金星,随时都有倒下去的可能。

她倚着一棵大树,大口大口地喘着气,定了定神,才看到眼前是一条山涧。

黑灯瞎火的,看不清究竟有多宽、有多深,但起码是跳不过去,也不知道掉下去会不会摔死。

看来,今晚真要死在这里了。

突然,她听到就在她左侧不远处,树叶被踩得沙沙的响。

那人脚步很轻,动作也不快,要不是这样,她不会直到这么近才发现他。

“蓝小姐。”

是成夫朗的声音。

冷殊寒恨恨地用力咬下银牙,手里的马鞭攥得更紧了。

“蓝小姐,是我,成夫朗。”

他轻轻地靠近她藏身的大树,越

来越近,越来越近……

冷殊寒的马鞭突然从树后抽向成夫朗,成夫朗一偏头,鞭子没打到脸上,却也抽到了肩膀上,冷殊寒听到了他衣服破裂的声音,他好像不知道疼一般,一声没出,脚步一滑,从她身后拦腰抱住了她,同时捂住了她的口鼻。

“嘘!别出声。”他在她耳边轻声说,“别挣扎!”

他冰凉的手指划过她耳后的迷走神经,又落在她的咽喉上。

一股冷香钻进冷殊寒的鼻子。

“我要是想杀你,只需要动动手指头。”

冷殊寒屏住呼吸。

他的手臂真有力量,单手就把她圈得死死的,另一只手又掌握着她的咽喉。

从他的手势,冷殊寒能判断出,对于杀人,他是个行家。

她不敢动。

“你乖乖听我的,保你今晚死不了。”他的声音沙哑温润,可冷殊寒只想掐死他。

他的手在自己腰上摸索了一下,手里便多了一条绳索。

他向上一扬,绳索一端缠在了树上,他用力拉了一下,相信已经系结实。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页 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