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第二百九十 歹毒计谋

从老刘的口的,成夫朗知道了姐妹俩被送去了什么地方。老刘不知道那些人是什么人,可他成夫朗了解。

这些年他游历天下,结识的可不只是达官显贵,也有三教九流。

那些人是一个匪帮,只要给钱,杀人越货,无恶不做。

而且这个组织很隐蔽,很严密,对外防范很有办法。

听老刘说,余祖儿也在那里,这倒显得有些意思。

看来,余夫人还不敢直接把蓝黛儿怎么样,毕竟对余老爷还有些顾忌,假装两个女孩一起被劫,最后余祖儿自然会“逃”回来,而那个倒霉的丫头,可就没那么好运了。

余老爷追究起来,她也能把这事圆过去。

至于老刘,他一进府上,就会哭爹喊娘,满嘴胡言地去通报两位小姐被劫的消息,由于他是唯一的证人,还需要他提供线索找人,自然不会把他怎样。

等着把亲小姐找回来了,他就成了有功之臣,余老爷不会因为少了个外甥女责罚他。

余夫人好计谋,这样一圈转下来,完美除去那个碍眼的倒霉蛋!

成夫朗呵呵冷笑。

有他在,他不想看到小人的阴谋得逞。

从太阳初升到日头

西斜,冷殊寒和余祖儿都没再见到过其它人,两人饥肠辘辘,因为被绑着,怎么坐着都不舒服,腰酸背痛。

“你说,你爹肯花多少钱把你买回去?”冷殊寒坐在碎麦秸杆堆上,倚着墙,冷冷看着余祖儿。

“这不是废话嘛!得看劫匪要多少钱啊!”余祖儿气急败坏的模样,鼻孔都张大了。

“等你回去了,每年可得给我烧纸,要是忘了,我就天天在你面前阴魂不散。”冷殊寒阴瘆瘆地坏笑。

“你胡扯什么?别以为这样说我就会怕你!呸!呸!”余祖儿虽然嘴硬,心里却真的害怕,他打量一下四周,原本有些燥热的空气,似乎突然刮了阵阴风。

“要我看,你爹娘永远也不会知道你被绑了。”冷殊寒笑得更加意味深长。

“为什么?”

“因为这可能是你哥哥做的,你知道他一直都挺讨厌你的。”冷殊寒说。

“放屁!我娘说……”余祖儿的话戛然而止,她瞪着冷殊寒,呼吸急促。

“你娘说什么?”

“我娘说……我哥哥其它很疼我。”

冷殊寒看着余祖儿心怀鬼胎的模样,心里一直怀疑的,确定了大半。

“你娘

是不是说,你先委屈一会,等把蓝黛儿那丫头处理了,就让你回家?”冷殊寒盯着她问。

“哼!”余祖儿有些气急败坏,这个臭丫头竟敢对自己步步紧逼,真是不知死活。她目露凶光,瞪着冷殊寒,“你想这么多也没用,总之你有今天都是你自找的!谁让你这么讨厌,非得到我家来?我们一家都烦死你了!”

冷殊寒无语,心疼自己这位宿主。未出阁的闺女,住在亲舅舅家,天经地义,竟然招来杀身之祸。

看看外面天色还亮着,估计那些人不会大白天动手,冷殊寒只觉得倦意袭人,她倚着墙闭上眼睛,不知不觉就睡了过去。

等她再醒来的时候,天黑了,柴房里的东西只能模模糊糊的看到。

宿主的身体孱弱,这一睡居然睡得这么沉,连余祖儿什么时候出去的都不知道。

冷殊寒拧动身体,手腕翻转,三下两下,身上的绳子滑落下来,黑暗里,她露出整齐的洁白牙齿,得意地一笑。

她站起来活动活动手脚,扒着窗口看外面的动静。

刚才进来的时候,看到这个院子是个两进两出的院落,外加一个后院,就是她在的

地方。

外面有人来来回回走动的声音,她抹抹眼睛,看到有两个人在墙根处溜达。

呵!还有人站岗!

外面有风声、虫鸣声,好像还有宴客的喧哗声。

两进院的房子的后窗有灯光,欢言笑语声就是从那里传来的。

冷殊寒把裙摆撩起,别在腰间,露出葱绿色的水绸衬裤,软底的绣鞋走起路来没有声音,她侧着身子从门缝里挤出去。

既然后门被严加把守,冷殊寒只能另辟它径,她摸到亮灯的那栋房子下面,贴着墙站了一会儿,一边稳稳神,一边也倾听一下周围的动静。

窗下栓着一匹高头大马,白天的时候冷殊寒就看到了,这马全身枣红色,四个蹄子雪白,她非常喜欢。

她想像了一下,她骑着马儿,马儿长出两只硕大的翅膀,载着她从院墙上飞出去。

呵呵。她在心里自嘲地笑了笑。

屋里的人在说话,有人在叫“大哥”,还有人在说“成老弟”。

又是个姓成的!冷殊寒在心里冷哼一声。

诶?她轻轻抬起的腿猛地定在那里,又悄无声地放下——这个声音怎么这么熟悉?

“早些年承蒙大哥关照,小弟敬大哥

一杯!”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页 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