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进书架
第七十一章 时空之门

冷殊寒被带到了交泰殿。

大殿前,文武百官跪了一地,见到二皇子山呼万岁。

而那位昏聩无能,却擅长折腾亲骨肉的老皇帝瘫软在龙椅下的脚踏上瑟瑟发抖。

在群臣前面,冷殊寒看到了一张熟悉的面孔,只是这张脸,失去了往昔的风流俊美,变得干枯消瘦。

她有些吃惊地望着他,三皇子也看着她,他的唇角居然挂着笑意,只不过,饱含了嘲讽和悲凉。似乎在说,你终于还是坐上了皇后的宝座,原来你早就知道,能给你这一切的人不是我!

有位身穿一品朝服的官员,站在前面宣召

:皇帝退位,新君明日登基。

冷殊寒仰头看二皇子,他面容冷峻,真的像一座万年不化的冰山。

冷殊寒心中暗忖:这就是未来的当朝帝王了!

然而,她却无意做这六宫之首。

与其它女人共侍一夫?还不如灰飞烟灭来得痛快。

就算他是当今帝王也不行。

此情只待成追忆。

今天是他登基的日子。

早春的第一场雪,在皇城上方飘起。

冷殊寒踏着雪花,只身一人回到了冷府。

冷夫人被官府收押,她做的那些坑害百姓的事,要一件一件的仔细定罪。

冷香蕴成了没有住处,没有

人管的孩子。

冷府的大部分佣人已经遣散,这些人没少跟着冷香蕴母女做坏事。

若大的冷府如今变得冷冷清清。

这里毕竟是宿主的家,她不进皇宫,这里就还是她的居所。

她漫无目的地在园子里游游逛逛,突然觉得眼前一暗,抬头看到头顶上方多了一把油纸伞。

“春雪化的快,也不知道让人给你打把伞,看把头发都打湿了。”二皇子举着伞,充满爱怜地低头看着她。

“这个时候,你怎么在这?”冷殊寒难以置信,他不是应该在接受百官朝贺吗?

“你在这里,我还要在哪里?

”二皇子手托她的下巴,拇指轻抚她的面颊。

“皇上还是要以**为重。”冷殊寒知道自己这句话很煞风景,但她还是不得不说。

“噗!”二皇子第一次这么轻松地笑,冷殊寒顿时胸口一麻,原来他开朗的笑容竟然这么好看,“皇上当然要以**为重。”

“那你……”

“可我又不是皇上。”

“啊?”

“世上都传大皇子死了,其实,他只不过是被我父皇软禁。”

“大皇子?软禁?”

“因为我皇兄直言进谏,惹怒了父皇。”

“那现在……”

“我皇兄才是经世济国的良才,

他又是长子,自然应当由他继承大统。”

“那你……”

“我?我当然是要妇唱夫随。”

“你跟我走?”一个念头在冷殊寒脑海里闪现。

“对,跟你走,去任何地方!”冷殊寒的头有些晕,原来二皇子乌黑深邃的眼睛,突然像是疾速旋转起来,形成一个具有巨大吸力的漩涡。

【能量满了!】

什么?

冷殊寒眼前一黑,感觉大脑像被吸入了一个黑洞。

这就换世界了?

【是的。】

上一个世界的人会怎样?

【大部分人都按照你离开时的剧本继续发展。】

大部分?什么意思?

(本章完)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