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进书架
第五十五章 谁是一心

冷殊寒冷冷一笑,“三王爷这话问的古怪,难道三皇子也知道冯掌柜背后另有其人?”

三皇子打了个哈哈,“小调皮,你又诈我,冯家和冷家有宿怨,最近冷家声势大振,冯家生气背后使坏,这多么的顺理成章,你这小脑瓜,又想到了什么?”

两人对视,透过三皇子那双阴柔的桃花眼,冷殊寒看出了他的言不由衷。他和她一样,也想到了冯掌柜背后,极有可能藏着冷香蕴母女的阴谋,但他既然想包庇她俩,官府自然也会听他的。

既然一时想不到戳破这层窗户纸的好办法,冷殊寒选择暂时隐忍,再等时机。不过,好

在,今天已经成果卓著,反制了对手。冯掌柜入狱,冯氏群龙无首,本国的商贸,冷家再无对手。

做掉竞争对手,能量涨了没?

【你思想不端正。】

毛?

【如果做掉一位优秀的对手,不仅不涨,还会降;但做掉一个草菅人命的奸商,能量大涨!】

就是涨了呗?

【涨是因为你做掉一个坏人,不是因为你除掉一个对手。】

废话真多!

三皇子看到冷殊寒脸上大写的不耐烦,以为她是不满意自己,连忙讨好,“别胡思乱想了,晚上带你去万堂春吃佛跳墙?”说着又来牵冷殊寒的手,冷殊寒抬手指着他,脸上做出

警告的神情,三皇子连忙举起双手,讪笑着向后退了两步。

自从那晚三皇子在冷殊寒的床上被她戏耍,他就不敢再对她有非份之想,不过,他把那天的事,归为小夫妻俩的床帏之趣,再见冷殊寒时,态度反而更加狎昵,冷殊寒真是烦透了。

“不去了,那些人太恶心,现在什么都吃不下了。”冷殊寒有气无力的。

“你这又何必?”三皇子突然一脸坏笑,凑近冷殊寒,低声问:“晚上,要不要我过去陪你?也省得你一个人乱想。”

“什么意思?”冷殊寒抛给他两把眼刀。

“你看,冬天就快过去了,等不到春暖花开

,咱俩就要大婚,洞房还不是早一天晚一天的事。”三皇子笑得促狭。

冷殊寒不想理他,转身就走,身后传来三皇子嚣张的声音,“女人本事再大,婚姻大事自己也做不得主,别说是圣上指婚,就算是父母之命,你也不能违抗。你要是心里还想着别人,不如趁早断了念头,别害人害己,到时候哭都来不及。”

冷殊寒心里一惊,转过头来,恶狠狠看着三皇子,“你是什么意思?”她总觉得,三皇子这番话里,似乎透露出,二皇子的命运掌握在他的手中,并且,他已经胜券在握。

三皇子的脸色也阴了下来,他冷冷看着

冷殊寒,“意思是,你等的人,他不敢回来,只要他迈进这皇城,就是谋逆之罪,这是死罪!”

冷殊寒双手攥得死死的,气得浑身发抖。原来,不光那些市井混混可以为了自己的利益杀人,贵为皇子,为了自己,连亲兄弟都能杀,世上的恶人不分贵贱,都是一样的黑心。

冷殊寒回到屋中,扑倒在床上,今天发生的事,表面看,虽然自己赢了,可是,却感受到一万点伤害,为什么坏人这么猖狂,为什么自己没有办法惩罚他们?

听到敲门声,冷殊寒转了身坐起来,哑着嗓子问了声“谁”。

“一心。”一个乖巧的声音。

(本章完)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