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进书架
第二十八章 保护王爷

听到这里,冷殊寒只觉得一阵作呕,且不说野生鳄鱼在那个世界属于保护动物,就光想想它那个形态和颜色,已经让她这个肉食者都受不了了,太重口味了。

她飞快起身,跑到窗边,手握栏杆,对着外面大口大口地吞吐着清冷干净的空气。

三皇子跟过来,见她脸色苍白,关心地问:“怎么了?我刚才说的话让你不舒服了吗?”

冷殊寒连忙抬手,阻止他再说下去。他倒也识趣,在寒风里,陪冷殊寒站了一会。一旁服侍的下人,很乖巧地把惊吓到客人的汤撤了下去。

“好些了吧?真是对不起。”三皇子

声音温柔,手轻轻搭在冷殊寒的肩上,“冷吗?还是进去坐着吧,那个已经撤下去了。”冷殊寒胸口又是一阵犯呕,把自己肩上的手拂去,又过了一会,鼻尖都冻木了,这才转身进去坐下。

这样一来,本来热气腾腾的一桌菜,已经变得看上去了无生气,刚才鲜亮的颜色也变得暗淡,就连三皇子看着它们,都没了兴致。

两人一时无语,最后还是冷殊寒打破了尴尬,说想吃碗清淡的汤面,三皇子又来了精神,忙吩咐人去做。

饭罢,下人们鱼贯而入,每人手上捧着一个五彩缤纷的盘子,盘子里装着花儿一样

精美的点心,冷殊寒觉得自己两双眼睛都不够用,只看得眼花缭乱。原本以为会有好茶端上来,中午她自己把串烤得有点咸,现在觉得口渴,可总是不随她意,摆上桌的,居然是鲜红如血的葡萄酒。

好吧,将就着吧,做客人的,要求太多显得太没礼貌,反正是低度酒,也能解渴。

只是,不过喝了两杯,这头就有点晕是怎么回事?冷殊寒很快就醉眼迷离,身子软软地靠在桌子边,手撑着头,显得非常难受。

三皇子凑上前,手指环绕着她耳边的头发,声音低回婉转,“若早知道冷夫人还藏着这样一个女儿

,我又怎么会向父皇要那没福气的冷殊寒?二哥好眼光,多少京城的大家小姐,异国的公主,都不能入他的眼,偏偏对你一见钟情!唉!人啊!有时候就是这么阴差阳错,要不是他想和我争夺你,我也不会让父皇把他发配北疆。”

冷殊寒伏倒在桌上,三皇子将她拉入怀中,手指弯起轻轻摩挲着她娇嫩柔滑的脸颊。

“如果你肯嫁我,我会禀明父皇,立你为正妃,那冷殊寒为侧妃,将来,你就是本王的皇后。本王知道,冷家的产业已经在你母亲的手中,你母亲是个心机很深的女人,连本王都猜不透,她为什

么要把你藏在闺中,难道,她还要把你献给别的什么势力?现在,又有谁能大过本王的势力?”

冷殊寒闭着眼睛,长而密的睫毛在脸上投下半月型的暗影,朱红色的唇娇艳欲滴,三皇子只看得心跳加速,血脉贲张。

他一挥手,屏退下人,将冷殊寒放在榻上,俯身看了她一会,见她呼吸平稳,真是醉了,不会再有挣扎之力,等到她醒过来,早已成为他的人。三皇子心中既紧张又兴奋。

正在这时,外面突然锣声震天,这是王府里的预警信号,有粗大的嗓门喊到:“有刺客——朝戏楼去了——保护王爷!”

(本章完)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