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进书架
第八章 寒流来袭

这时,旁边的母女已经气得七窍生烟。

“三王爷,您请入座,我舞技不精,别伤着您。”冷殊寒莞尔一笑,烟波潋滟,三分狡黠,七分甜美,只看到三皇子心里打颤,苦于不能立即搂在怀里,只好退回座位。

冷殊寒表演的舞蹈,有一半和冷香蕴的动作相似,有一半是自己现场发挥。不管哪个世界,她都没学过舞蹈,可是,有些人就偏偏天赋异禀,她记忆力和模仿力超群,现场偷师学艺也学个大半。如果单从舞蹈动作是不是标准来说,她确实不如冷香蕴,可是,如果从给人的感觉

来说,她又比冷香蕴舞得不知道好出多少倍。

舞技不够,剑术来凑,一把长剑在她手中时而如暴雨雷鸣,时而如蜂飞蝶舞,时而如落英缤纷……只看到三皇子目瞪口呆,心跳加速。

冷殊寒凌空一跃,手挽剑花,做了个收式,长剑背于身后,对三皇子微微鞠躬。

“来如雷霆收震怒,罢如江海凝清光。有幸目睹佳人舞剑,真是太妙了!”

身后的声音让冷殊寒心头一颤,只觉得那声音如玉石一样圆润,又如雪山远峰上倒挂的冰凌一般清冽,而吐字似乎也与常人不同,唇齿的触碰,

好像手指尖在琴弦上摩擦发出的撩人的磁性声音。

她从没听过这样的天籁之音,转头看去,心中为之一震,声音太会骗人,身后这个男人既没有玉的温润,也没有丝竹的美妙,只有远山上亘古不化的冰雪的寒意——五官如同刀刻,眼睛黑白分明到不容一丝杂质,直透心灵。冷殊寒觉得他好高,身形瘦却笔挺,有种孤峰矗立的感觉。

她打量他,他也在打量她,最后两人的目光在空中相撞,冷殊寒听到脑海中有千年冰峰碎裂的恐怖声音。

“二哥!你来了!”三皇子匆匆起身,兴奋

地哇哇大叫,“你运气真好,来的正是时候,你看到了吧?真没想到,世间还有这样的奇女子,她会舞剑,还舞得这样气势如虹,连我都开了眼界呢!”

见二皇子到了,冷夫人带着冷香蕴上前行礼。

“免礼!”二皇子抬抬手,转向三皇子,说:“三弟,帮我介绍?”

“哦哦,你看我,只顾得赞叹,都忘了这茬,”他指了指冷香蕴,目光都没有她身上停留,就说:“这位是冷家大小姐,殊寒。”他又望着冷殊寒,毫不掩饰目光中的爱慕之意,“这位侠女,是冷夫人的女儿冷香蕴

。”

二皇子灿若星辰的眸子一沉,略带狐疑的目光在冷殊寒脸上多停了片刻,冷殊寒本与他对视的目光,终究承受不住他的万钧之势,假装若无其事地移开。

【你害羞了。】

我从十二岁就不知道什么是害羞了。

【这个皇子不得势,他不是三皇子的对手。】

皇上昏聩。

【这就开始替他说话了。】

圆润地到一边去!

大家重新落座,宴会正式开始,下人们鱼贯而入,奉上珍馐美味。

此时,三皇子的目光就像粘在了冷殊寒脸上,而冷殊寒却看也不看他,倒是偶尔瞟一眼二皇子。

(本章完)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