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背景颜色
字体大小

神医娘子有点毒

二零九 刘梧艺(1/2)

    “是我说去山上的,害的姑娘不能专心。”

    素花急的摇摇手:“姑娘,是我让骊歌带我去的,姑娘你别怪她,要怪就怪我!”

    两人互揽责任,想不到她们竟这样亲近了:“好了,我谁也不怪,也没人坏我事,倒是你们....有什么事情发生?”

    “没有。”

    荣春秀打量着素花,她被看的直低头,荣春秀不打趣她了,说道:“今日在这里住下,一会儿去喝杯安神茶,给你们压压惊。”

    “啊!”素花紧张的望着周围:“姑娘....那些侍卫这么吓人....你睡得着?是不是太妃娘娘生气了,把我们扣在这里了?”

    “胡思乱想。”荣春秀弹了一下素花的脑门:“瞧你这胆子,太妃留我住几日欣赏太苑风景,怎的,进了皇家别苑,你不打算逛逛?”

    “逛逛....?”

    荣春秀引导着让素花自己去想,素花小心着抬头看四周,这种地方一辈子大概也就来了这么一次,害怕的同时还有些小兴奋,双眼乱瞟,刚才光顾着害怕,现在再看,光是花园就有方府一半大,来来往往的女婢身上穿的料子也比她身上的高出一截。

    低垂的头慢慢抬起,瞧她胆子大了起来,荣春秀让女婢在前头领路。

    素花一路新鲜到了住塌,屋子里布置考究,果真皇家别苑比不得,惊讶的摸着纱幔看着摆放的瓷瓶,显然一时半会儿没空。

    “骊歌,你还跟镇北将军学过武?”

    “王爷与将军交好,将军和善,时常指点我们。”

    骊歌欲言又止,荣春秀知道她想问什么:“我认镇北将军做义父实乃巧合,多一个身份对你们而言也是好事。”

    “王爷?什么王爷?”

    素花一脸茫然的望着荣春秀和骊歌,荣春秀并不打算将她和萧翊的事情说出来:“你看够了?”

    素花仿若做错事情般的规矩站好:“不看了。”

    “为何?我能吃了你?”

    “不是不是...姑娘是镇北将军的义女,奴婢要守点规矩。”

    “照你说的,以前是如何看待我的?”

    素花哪里敢说她以前将荣春秀当做是乡野来的村妇,这话万万不能说的,只是摇着头。

    荣春秀一看素花忠心是有了,可胆子倒是越发小了:“你以前如何现在还如何,我倒是不习惯你这幅模样,要是改不过来,就回方府去吧。”

    “使不得!”

    素花急的大喊,方夫人将她送出去了,再被遣回去,她这张脸还要不要了!

    “我还和以前一样就是,姑娘可别嫌我。”

    “我若嫌你,你还能待到现在?”

    素花脸上有了笑:“既然姑娘让我不必拘束,那我就问了,姑娘你既然有镇北将军的令牌,为何今日才用?”

    荣春秀指尖敲着桌子:“你认为呢?”

    素花抓了抓头皮,她好像知道又好像不知道,荣春秀可不管她脑瓜

    子里想什么,来这里也是顺水推舟罢了,摆脱吴丘追查,这里便是底牌了。

    抓起桌上的茶壶摇了摇:“素花,去打水。”

    皇宫内院。

    梧艺群主携礼前往公主所,八公主一瞧是刘梧艺来了,将球狠狠踢到一边,几个太监弯着腰一溜烟的去捡,抓起宫女递上来的手帕擦了擦手,顺手丢到一边漫不经心道:“今儿个来的巧,我让厨房炖了好东西,一会儿去尝尝。”

    “多谢公主。”刘梧艺并不在意八公主趾高气扬的语气,笑着让女婢打开盒子:“八公主,这是北疆的结心石,据说只要将一男一女的血滴到上面,就能永结同心呢!”

    “还有这样神奇的东西?”八公主来了兴致,斜眼看了看:“可是真的?”

    “我岂敢糊弄公主!此事经由当地数十对夫妻说词!”

    刘梧艺又呈上一封北疆联名信,八公主翻阅着,心里的喜悦按捺不住:“你怎么寻到的?”

    “翊王不是去北疆了吗。”刘梧艺靠近过来小声道:”我有个远亲一同去的,昨日才带回来呢。”

    “翊王回来了!”

    八公主眼中放了光,刘梧艺点头:“是了,昨日方府宴客,我在那儿碰见了翊王,只是....”

    说着说着,刘梧艺的语气弱了下去,八公主受不得别人说话吞吞吐吐:“只是什么?”

    “我说了公主可别生气....”

    “你倒是快说!”

    刘梧艺很是为难的说道:“我昨日看见一个女子缠着翊王....我便上去和那女子说话,想不到翊王还护着那名女子....”

    “是谁!”

    还未说完,八公主已经气的双眼瞪圆,京都里的人都知道翊王是她的,谁这么不开眼敢碰她的人?

    刘梧艺就知道八公主肯定会气的失去理智,小声嘀咕:“公主别生气,那人的底细我查清楚了,不过是个在京都里开医馆的医女。”

    “

『点此章节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