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背景颜色
字体大小

神医娘子有点毒

二零八 着探语(1/2)

    树林中,素花伸长了脖子往里望,时间过去许久,一点儿动静也没有真叫人着急。

    “姑娘会不会出事?”

    “镇北将军是太妃长兄,姑娘持令而入,不会出事。”

    “万一太妃不认怎么办?”

    骊歌无法回答,她人的心思,她岂能猜透,素花紧皱眉头一脸担忧,手指扣着树皮,叫骊歌也心烦意乱起来。

    “往上走一走,能看见里面。”

    素兴高兴的应了好,几步一回头,围墙随着高度一点点变低,视线也开阔起来:“看见了看见了!在上去点!”

    素兴提着裙子往上跨,小跑着跑在了前头,挥手让骊歌快来,脖颈一凉,亮晃晃的刀不知怎么的就抵到了身上。

    她都没来得及反应,只听得旁边的守卫冷道:“别动。”

    素花僵直着身子看着骊歌一同被拿下。

    ......

    “嗯,是兄长的笔迹。”太妃看着荣春秀带来的手书,脸上露出了久违的笑:“一走十几年,也不知道回来一趟。”

    看向荣春秀的眼中也少了几分漠离,抬手让她起了:“不是在宫里,不必这么多规矩,上前来跟我说说,他在北疆如何?”

    “是。”荣春秀跟太妃不甚亲近,便也点着些说:“义父最喜欢做的事情便是练武,有一次拉着我在梅花桩上站了一个时辰。”

    "我实在受不住便偷跑出去玩,不成想义父在城里专门办了个练武坊,督促城里百姓共同练武,我被抓了个正着一起进到里面。"

    太妃并未表现出过多的表情,荣春秀接着说道:“武坊里年纪最大的有五十,最小的只有六岁,一个个练的极为认真,就算累的抬不起胳膊了也不肯离去,我十分不解问了一句,他们为何这般卖力。”

    “一个农妇与我说,北疆不安稳,虽有义父坐镇,可仍有流寇假扮商人混入城中,伺机扰乱城中治安,并有多人亡故,义父便让城中百姓人人习武人人会武,这些年下来颇有成效。”

    太妃听闻可见脸上有了些喜意,这些都是信上不曾提及的,她的长兄只会写,安好,勿念。

    实在是有些事情瞒不住也只写只言片语回来,要知道他的近况还真是不容易。

    兄长行事果断,性子正直,他会这么做也是正常,只是本是为民的好事,就怕别有用心的人借此说事。

    太妃脸上多了几分凝重,荣春秀道:“我在来之前义父交代我,习武此事还需太妃娘娘转圜,便是怕好事成了坏事。”

    “哦?兄长还能说出这种话来?”

    太妃看着荣春秀,荣春秀只好坦白说来:“太妃娘娘明鉴,此事是我与义父提及的。”

    “你能说动他,也算不差。”太妃心中有数她长兄的脾气,又与荣春秀聊了一会儿,拉近了不少距离。

    “好孩子,过来坐。”太妃招了招手,语气柔缓:“我兄长在一年前受

    了伤,可是你治的?”

    荣春秀挪了位置点点头:“当时义父受了刺客暗算,毒入肺腑,亏得义父身强力壮挺过来了。”

    太妃稍变了变脸色,当时书信来说不过提了一嘴受伤,竟是中毒了,兄长能从鬼门关回来实乃万幸。

    不由看向荣春秀的眼神更为奇异:“你竟有如此好的医术?”

    “天下奇毒知晓其中百种,我为寻药而去,正巧知道如何解毒。”

    能坐上太妃之位家族势力不可少,而其中关键便是这个人,太妃并不是蠢笨之人,只说到天下奇毒一词,她心中已有了猜测。

    “你师承何人?”

    “家师并不让提及名讳,太妃恕罪。”

    有此等解毒本事传出名声的名医并不多,据悉只两人,死人谷中有一个,另一个便是鬼医了。

    不过死人谷行事高调,不怕宣扬,而鬼医不屑功名,则极好推断。

    太妃嘴角含笑,她的好兄长可是认了个不得了的义女,鬼医只身一人是不假,可实乃是死人谷谷主的师哥,又有一手起死回生之术,圣上多番礼请不到,着实恼火,最后实在是因鬼医是个不可多得的神医,圣上也只能不了了之。

    这会儿倒是得了个鬼医徒,看向荣春秀的眼神更多了几分喜爱:“兄长的信我早三月前便收到了,你怎么来的这么迟?”

    “回太妃,我是医者,便绕路去其它地方走了走,一路上义诊过来耽搁了不少时间,后来又遇上了方夫人,发生了许多事情,故而来迟了,太妃恕罪。”

    “宣扬我国洲医者仁心,何罪之有。”太妃拍了拍荣春秀的手:“不必疏离,既然我长兄认了你,你喊我姑姑就是。”

    此番交谈才让太妃勉强认下这个凭空而来的义女,荣春秀知道她看重的并不是自己,而是她身后的师傅,这种关系并不可靠:“不敢。”

    “有何不敢,传回去让你义父知道,还以为我欺负你。”

    虽是打趣,荣春秀不敢放肆,太妃瞧她规矩学的挺全也没勉强:“罢了,在

『点此章节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