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背景颜色
字体大小

神医娘子有点毒

二零七 北太苑(1/2)

    宋二夫人怒视道:“你抢了我的夫,抢了我的一切!现在又置我与死地,等着吧!你不会好过的!”

    宋夫人停了停脚,可笑般的虚无摇头,此举无疑更加戳痛宋二夫人,她还是这样的高高在上,什么都不放在眼里,亦如当初初见她时候的那般让人厌恶。:“你以为夫君喜欢的是你吗!他看中的不过是你的父母!”

    宋夫人眼中流露的怜悯,是可怜自己也可怜她,为何会喜欢上同一个男人,好在她不会执迷不悟。

    宋二夫人最见不得这种眼神,疯魔般的不停咒骂。

    大理寺外的宋世清焦心来回踱步,一眼望三回,可算是见到宋夫人了。

    “夫人...怎么去了这么久?”

    宋夫人冷看他一眼:“她做了什么事,你可知道?”

    “她.....招了?”宋世清有些激动:“你!你!你到底对她做了什么!我就不该相信你!”

    说罢又转了一圈问道:“她说什么了?”

    宋夫人一直以为他是想救宋二夫人出来,可现在之言让宋夫人推翻了那种想法。

    若说宋夫人心里还留有一些余地,那便是当初不能割舍的美好,哪怕是虚幻的,宋世清为了她也努力给她营造了错觉,他待宋二夫人的那份情谊也有敬佩之处,可现在宋世清的表现将过往摧毁的一丝不剩。

    “你希望她说什么?”

    宋世清眼神紧张,怎么也开不了口。

    “二夫人比你情深义重多了,什么也没说。”

    宋世清暗暗松了一口气,宋夫人继续道:“我本以为你答应玉环的亲事是因方明昭与你境遇一般,不成想是你压根不在意罢了。”

    宋夫人往前走了几步停下道:“我会救她出来的。”

    闻言,宋世清的脸色都变了,为了他的前途,宋二夫人是万万不能出来的:“夫人,我不是那种糊涂的人!”

    “夫君放心,我一定让你们团圆!”

    .....

    皇宫内殿上,宋夫人跪伏在地,大理寺刚刚呈报上来的口供也到了皇帝面前。

    啪的一声,皇上震颜:“竟有如此恶妇!赐毒酒一杯,让她体面吧!”

    “皇上,宋府之事闹的人尽皆知,我作为宋府主母难辞其咎,请皇上开恩!”

    "你竟还替她求情?"

    宋夫人坚韧又带几分柔弱摇摇头道:“夫君与宋思氏情投意合,我拦在中间才生出了许多事情,请皇上成全他们。”

    “照你说,害人性命不用严惩?”

    皇上语气冷下来,宋夫人知道自己触怒了圣上,不敢抬头道:“诸事都有起因,夫君一心护着宋思氏,其情皆有可原。”

    宋夫人在京都中风评不错,皇帝有所耳闻,对比之下更显得宋二夫人心思恶毒,宋世清脑子不清。

    丈夫如此待她,她还是一心替宋世清说话,皇上看向宋夫人颇有几分欣赏:“起身说话吧。”

    “请皇上成全。

    ”

    这幅倔脾气倒是让皇上想起心底的那个人,他年轻时候也有这样一段情,可惜花落红颜少,在想起已是阴阳两路人,宋世清好福气,居然娶了一个这样的妻。

    皇上沉了好一会儿长长叹了一口气:“罢了,宋世清身在福中不知福,削官回乡‘思过’,不诏不得回京,至于那个宋思氏,既然她喜欢下毒,朕便赐她日日饮毒。”

    宋夫人感念叩恩:“皇上...我还有一请求....请准....和离...”

    殿外来禀,公公在皇上耳边嘀咕一句,稍作沉吟:“正好宋世清在殿外,叫他一并进来吧。”

    东山太苑。

    门口守卫持械戒备,又做瞭望塔把关重重。

    外人稍作靠近,守卫捶地警示,在不听便是剑弩驱赶。

    素花在不闻窗外事也知道这里是个禁地,里面住着太妃,喜欢清静,不愿有人来打扰她。

    要是什么王爷公主来这儿,那些守卫还卖个面子,就她们这些平民百姓哪敢去冒犯。

    偏的荣春秀将她们带来了这里,素花心里直打鼓:“姑....姑娘...你打算给太妃去瞧病吗?可我们....进得去吗?”

    “我也没听说太妃召医诊病,再说不是还有御医呢吗。”

    只道是荣春秀最近和各家太太有往来,许是听了她不知道的内幕消息,素花顾自说着,荣春秀深吸一口气,往前跨了出去。

    咚的一声,掷地的声音传了过来,仿若地都颤了颤,吓的素花望树后躲:“姑娘!”

    荣春秀并没有止住步伐,瞭望塔上的弓箭手已是搭箭对准,见荣春秀从怀里掏出一枚令牌:“镇北将军义女,前来拜见太妃娘娘。”

    “镇....镇....北将军....”

    素花说话都不利索了,手抓着树干接受这个冲击性的消息,她家姑娘也太能藏了吧!

    镇北将军是何许人也!

    他是保卫国洲边

『点此章节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