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背景颜色
字体大小

神医娘子有点毒

二零六 地牢深(1/2)

    脚步声惊动了宋二夫人抬头,她一眼就看见了走来的宋夫人,她瞪大了眼睛起身抓住木栏:“你言而无信!我告诉你,我不会认的!我死也要拉着你!”

    宋夫人一笑:“好硬的骨气,你要拉着我?你可有那个本事?”

    “我会告诉他们,是你用玉珍和玉朝威胁我,让我这么说的!”

    宋夫人捂着嘴笑了起来:“你若是痛快些全招了,你的子女怕是现在已经在外面了,我也无可奈何了。”

    “你...你什么意思!”

    宋二夫人想到了什么,心头开始狂跳起来,宋夫人招招手让衙役来抓宋玉朝,衙役有些为难不动,宋夫人危险的看着他们:“此事是皇上钦定,你们敢怠慢就等着挨刀吧!”

    听罢,衙役动作麻溜,反正宋夫人顶在他们前面,他们怕什么!

    “你想干什么!”

    “我干什么?”宋夫人退后一步,身边的老嬷嬷一把抓住了宋二夫人的手,将她的手臂拉出夹在木栏之间。

    “嗯,的确有些想法,哦对了,宋世清在外面呢,也不知道他听不听得见....你们的哀嚎?”

    “啧啧。”宋夫人又摇了摇头:“真是极好看的手呢,要是断了才是可惜。”

    宋二夫人动弹不得,失了方寸,大声道:“你究竟想做什么!”

    “不怎么,就是想让你也尝尝子女受罪之苦。”

    宋夫人眼间的漠然叫人害怕,宋玉珍和宋玉朝抱在一起哇哇大叫,牢房里的严刑是光明正大的秘密,宋二夫人急了眼,奈何被抓的死死的,只留另一只手在空中挥舞:“你不怕夫君怪你吗!”

    “好个夫君,可记得我为妻你为妾,你可有资格喊他夫君?”

    宋二夫人落入下风全凭宋夫人拿捏:“姐姐!姐姐!我招!我全招!看在我们多年情分上!你放开玉朝和玉珍吧!”

    “真是好态度....可惜...晚了。”

    老嬷嬷放开宋二夫人的手,任由她跌坐在地上看着自己的儿子被人拖走,在多的咒骂起不到一点用处。

    宋玉朝挣扎着大叫还是被绑到了受刑椅上,一排排触目惊心的刑具不断侵蚀他的心防。

    衙役劝诫宋夫人回避,可她不想走,衙役暗叹宋夫人并不如外界传言那般和气,是个实打实的狠心人物。

    一块烧红的烙铁发出可怕的温度,宋玉朝看着它离自己越来越近,眼角的泪控制不住的往下落,没等到贴到身上,他便急着大喊:“我招!我什么都招!”

    宋夫人拍了拍他惊魂未定的脸:“好孩子,你想招什么?”

    宋玉朝看了一眼旁边那块烙铁:“只要不动我,我什么都说!”

    宋夫人使了眼色,那块烙铁又回到了碳炉里,宋玉朝咕隆了口水道:“瓶子里的是毒药!”

    “哦?就这样?”

    衙役动了动炉子,火星子燃了燃,宋玉朝受不住吓,将有的没的

    全部都吐露了出来,唯有一件事情让宋夫人脑子轰然一响:“你说什么!”

    “宋玉明....落水是我姐姐推的....”

    宋玉明是宋夫人的小子,三岁那年落了水,她急急忙忙赶过来看见宋玉朝将他儿子拖着出水面,也是那次之后,宋府里有什么好的,她都会记着宋玉朝,对待宋二夫人更是情同姐妹。

    想想因为宋二夫人阴差阳错的入府而心存芥蒂不喜待她,反观她一直恭顺,显得自己极为强势而心有愧疚。

    如今在看不过是笑话一场!

    宋夫人仿若发了疯,眼中猩红大叫:“去把宋玉珍带过来!”

    宋玉珍哭着被拖到宋夫人面前,无力柔弱娇楚,可在宋夫人眼中这是个让人厌恶的存在:“说,你为什么推玉明。”

    宋玉珍被问的一愣,而后她反应过来看着宋玉朝:“我没有!是玉朝推的!”

    亲姐弟将事情推到各自头上,牵扯出更多的不耻事,还有二夫人是怎么在他们面前说宋夫人的,一桩桩一件件听的叫人何不心惊。

    宋夫人再也听不下去,拿起烧红的烙铁,一块三角形印记烫的宋玉珍背上顷刻间血肉模糊。

    痛苦的叫喊声音响彻牢房,宋二夫人无法护住她的孩子,面色全无的发呆。

    这一次,她走到头了。

    宋夫人缓缓来到牢房前,看着双眼通红的二夫人,二夫人亦看着她:“你满意了?”

    满意?

    宋夫人不知该如何表达心中的愤怒,是像个无脑疯妇一般大骂,还是彻底不管不顾,一刀了结了她?

    可这样实在太便宜她了,她想让她活下去,好好的活下去。

    将状纸丢在她面前:“签了它,我让他们出去。”

    宋二夫人看了一眼口供哈哈笑了起来:“你费劲心力把我弄进来,知道了我做的事情,你现在来告诉我,你想放玉珍玉朝出去?”

    “可看清楚了,上面的事情全是你一人做的,想让玉朝和玉珍陪你,我并不反对。

『点此章节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