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背景颜色
字体大小

神医娘子有点毒

二零五 钦事点(1/2)

    荣春秀本想拒绝,可一想他有伤在身,便闭上了嘴,褪去沉重盔甲,手臂上的血迹已经染了衣。

    白衫下的伤口处理得当,想来一路奔波又崩开了。

    包扎好伤口,萧翊拉了拉衣服道:“这件事应是我牵连了你。我此去北疆视察军情,实乃暗中调查河川图一事。”

    “你是说...皇上也知道河川图?”

    荣春秀眉间聚拢,萧翊奉命而去,不难推出这是皇上授意,萧翊没有说话,权当是他默认,荣春秀心里很没底气:“你将机密告诉我....我这颗脑袋可还保得住?”

    “怎的,你还怕掉脑袋?”

    “小命就一条,我为何不怕?”

    略有堵气的将血带丢进水盆里,萧翊遮唇浅笑着:“我道你天不怕地不怕,都是装的。”

    “难不成翊王不怕?”

    “怕。何人不惧死。”

    瞧他说的轻描淡写的,可眼神里又透着认真,真真假假她反正分不清,往旁边一坐:“翊王还是告诉我发生了何事吧,好叫我心里有数对应。”

    萧翊顿了顿道:“河川图牵扯甚广,我并未向任何人透露过你,不过当初在香溢阁中有人见过你,如今调查有了眉目,打草已惊蛇,你在京都不安全,我送你出城。”

    “你的意思他们已经查到我这儿来了?”

    “多人见过你的样貌,根据身形推断,不过迟早的事。”

    “如此只能算是推断,并无实际证据。”荣春秀不在意的耸耸肩:“他们还能当街拿人不成。”

    “欲加之罪何患无辞,不可大意。”

    荣春秀知道萧翊的顾虑,真冠上罪名,他想将她捞出来也得费一番功夫,一个王爷也并不是万能的,关键时刻还得靠自己。

    顾自倒了水:“那便主动出击如何?”

    “哦?”

    荣春秀饮下水哂然一笑,萧翊无奈摇头:“又不怕死了?”

    “人固有一死,死得其所才是上乘。”

    茶盏啪嗒落桌,于此昏黄的光线也慢慢落下,终与地平线交汇,刺啦跳跃的灯笼火苗摇摆几下安定下来,屋中人并未有离去迹象。

    .....

    朝堂上,今日热议方府一事,宋方两家脸面上都不好看,家宅之事闹到这般地步,皇上更是心有芥蒂。

    “王兆充可在。”

    大理寺卿王兆充听言上前:“微臣在。”

    “此事交由你去办。”

    “微臣领旨。”

    话落,群臣上前又开始讨论,你一言我一语听的直叫皇上心烦,公公最懂皇上心思,一句有事禀无事退,让各位大臣都闭了嘴。

    皇上起身退朝,而真正有事的人不能在明面上拿出来说,萧翊已在勤政殿内等候。

    “皇上。”

    皇上坐到了椅子上,不怒而威的脸上看不出表情:“洼里上书,一月后派遣使者进贡,你以为可跟河川图一事有关?”

    “臣不敢妄言。”

    “哼。”皇上轻哼一声:“小小年

    纪学那些老迂腐的做派,朕派你去可不是让你回来打官腔的。”

    “皇上恕罪。”萧翊取出卷轴呈上:“臣在北疆黑市寻到此图。”

    图上乃是北疆地貌,皇上看罢怒气由生,绘制地图朝堂明令禁止,可偏的有不怕死的一而再再而三挑衅皇帝的底线。

    图纸若是流落到他国,必然对他们是巨大的冲击。

    啪的将手往桌上一拍:“可查出是何人绘制!”

    “臣寻到时,那人已被灭口。”

    “查,接着查!”皇上表情格外严肃:“低调行事。”

    “是。”

    。。。。

    大理寺中,王兆充很是无奈,他一个两头不愿惹事的人偏的给他出了一道难题。

    宋世清笑呵呵的站在一边说着不重要的话,他的目的彼此心里都清楚,都是官场上的人,都要留有颜面,他不说破,王兆充也不点破。

    “王大人,我们说了这么多,不知可否让我去地牢一趟?”

    “宋大人,这...你也知道这事情是皇上亲自吩咐下来的,未审之前...犯人不好见人的....”

    “王大人不必在意,我便是想进去看看,什么也不说。”

    “宋大人,你就别为难本官了,不是我不想,是真不能....”

    “王大人,你当真不想想我们的同窗之谊?”

    “我便是念着同窗之谊才拦着你,你最好不要插手。”

    宋世清铁了心要进去,王兆充态度也开始强硬起来。

    “王大人。”

    宋夫人走来,一身束装华贵气场强大,宋世清搞不清楚宋夫人究竟为何而来,只是看着她不说话。

    宋夫人对王兆充打了招呼又道:“王大人,早年我父亲提携过你,看在他的面上,你让我进去瞧瞧我那‘妹妹’如何?”

    “这.

『点此章节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