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背景颜色
字体大小

神医娘子有点毒

二零四 两人遇(1/2)

    魏轩面无表情话里有话让荣春秀无法自定,她看不透他想问什么,莫不是....他认出自己了?

    隐下惊色道:“民女陋颜岂能入贵人的眼,民女还有事,告辞。”

    说罢往后退去,魏轩大跨一步,有紧追之势,荣春秀内心波澜汹涌,他是真认出自己了?

    梧艺郡主瞧见眼前一幕一下子红了眼,紧握的手指关节泛白,传来尖锐才胀痛,满心的恨意涌出,怒火喷射,不管她是谁,能让魏轩如此举动,此人留不得,抬起步子绕过假山往前跨了去。

    魏轩低头看了一眼手臂上突现的一只大手,停住了步伐。

    此人悄无声息的接近,实乃好功夫,又或许是自己太过专注眼前这女子而没有察觉。

    回转过身,偏漏的侧颜平静无波,落入荣春秀眼中泛起层层涟漪,如惊鸿叫人移不开眼,一击入心,久翻不熄的惶恐随他到来而逐渐褪去。

    荣春秀忘记了眨眼,那无意而起的笑意被掩在面纱下,满眼安心。

    “魏世子。”

    "翊王。"魏轩直视萧翊的眼睛丝毫不惧,打量他一身戎装风尘仆仆:“想不到方府的面子还能请得动翊王。”

    “奉旨而来,不知魏世子不在前厅,在这儿做什么。”

    “不过闲逛。”

    两人对立气氛极为微妙。

    “我说夫君去哪了呢,原是在这儿呢。”梧艺郡主含笑步伐轻盈:“呀,翊王怎的也在?八公主可日日念叨呢,想来知道翊王回来了,定然高兴,夫君,这里无聊的紧,陪我回去吧。”

    她的出现巧妙的化解了眼下的局面,魏轩嗯了一声,梧艺郡主笑着对萧翊点头,熟络的挽上胳膊,与荣春秀交错而过,那一刹那的敌视随着背影而消失。

    荣春秀知道这道视线来自梧艺郡主,她好像没有招惹她吧?

    无奈呼出一口气,转而看向萧翊,他应该还有一月才回,怎的提前了。

    许是知道她的心思,萧翊道:“不欢迎我回来?”

    “岂敢。”

    “此行顺道,方府所求的药一并带回来了。”

    荣春秀是跟宋玉环说过这件事情,没想到最后是让萧翊去办了,想来是圣上旨意:“我的呢?”

    “你惦记着你的药,不问问我如何?刚才我可是替你解了围。”

    “翊王身体康健有何可问。”说完轻轻行礼:“多谢翊王。”

    “你既不诚,我还是送回去吧。”

    “哎!”荣春秀拦在了萧翊身前:“翊王何时这般小气了。一路辛苦,翊王赶紧去歇着,我晚间叫人将钱款送去萧府可好?”

    萧翊皱了皱眉:“没了?”

    “没了。”

    荣春秀一副就是如此的表情真让萧翊头疼,荣春秀当然知道这一趟走的累人,况且是堂堂翊王替她跑腿,承了他天大的情了。

    她又不是没心没肺之人,不过是故意这般说话罢了,想不到萧翊还真有些不满了,清了

    清嗓子镇静下来,小声问着:“子瞻可是生气了?”

    “倒也不是。”

    由见萧翊脸色凝重,荣春秀一颗心都提了起来:“出事了?”

    “换个地方。”

    眼下不是说话的地,荣春秀嗯了一声点点头,跟府上丫鬟交代一声,自顾离去。

    出了方府大门,一路上走的急切,频频有视线窥透她的背影,那股灼烧不适之感让她拉了拉幕篱,有人跟着她。

    荣春秀加快了脚步,身后小贩高喊冰糖葫芦与那人撞在一起,东西摔了一地,争吵声音响起,随之那人也失去了荣春秀的踪迹。

    小院亦如当初不起眼,萧翊已经等候在此,伸手向桌案示意:“坐。”

    按下满肚腓腹,顺手摘去幕篱替自己倒上一杯清茶,等她饮毕萧翊方才开口:“瓷窑脱手了。”

    荣春秀并未有太过惊讶,钧定瓷窑本就是个拙劣的局,明眼人一眼就能看出有破绽,也只有耀汉看不出来而已。

    这番能醒悟过来还是因为多方介入,使事情变向坏处,可依照耀汉那贪婪的性子,他能断干净?

    荣春秀挑了挑眉:“翊王用名声抬了墨纹梅花,他当真不留恋?”

    “亦如你猜测。”

    “这般便好。”

    荣春秀得逞的表情一览无余,本推广墨纹梅花靠她一人之力会有些费劲,能如此迅速名声大噪多亏了萧翊,接下来的事情只待时机便可,用得好,可一举扳倒承王府。

    萧翊那双眸子里漾动着情绪,他猜的没错,她还有后手。

    “跟着我的人是谁。”

    “守城的小兵,我会去摆平。”

    荣春秀微蹙眉头,她与守城小兵有过交集吗?

    “子瞻不打算告诉我?”

    瞧她满眼疑问,萧翊本也没打算瞒他:“吴丘。”

    荣春秀这才从记忆里将这个人给挖了出来,她怎么把这号人给忘了。

   

『点此章节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