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背景颜色
字体大小

神医娘子有点毒

第一章 凤归来(1/2)

    “夫人说了,就算您是只凤凰,她也有法子将您的翅膀给折了扔到麻雀窝里。”

    “做人那,得开眼,不能什么事都较真。”

    两个壮汉往地上丢下一个麻布袋,解开了口子,露出一个脸带泪珠的可怜人来,就算满身狼狈也不能遮掩她的美貌,细腻的皮肤弹指可破,带着惊恐的面孔显得她楚楚可怜,黑色秀发凌乱,反而带着一种别样美。

    她嘴里被白布塞的鼓鼓当当,呜咽着直摇头,挪着被绑住的双手双脚往后退,直到靠在树干上在无退路。

    “真可惜了,生的这么美有什么用,空有皮囊的花瓶,临死了也没个人给你收尸。”

    丫鬟环着手站在一旁趾高气扬,不屑的移过几步扯掉了她嘴里的布条,俯下身子,捏住她的下巴:“夫人还说了,人该有自知之明,不是什么人的路都能挡的。夫人仁慈留你个全尸,您啊,有什么遗言就趁现在说了吧,日后啊,怕是没机会了。”

    夜深露重,山间风一吹,带着刺骨的冷意,树叶间沙沙作响,面前站着的这个丫鬟眼神冷漠,手中稍用了力气一放,女子的下巴上已经留下几个手指印。

    他们将她带到了山里,根本不可能有人来救她,她知道没了活路,反而冷静了下来,眼里的恨意喷涌,咬着的嘴唇流出鲜血慢慢滴落,白皙的皮肤上没了血色,这一抹猩红格外刺眼。

    “我苏蓁以血起誓,待我死后,必将害我的人拖入无间地狱,受永生永世剥皮挖舌之苦!”

    轰隆,一道旱雷划过天际,丫鬟被吓了一跳,不自觉的捂着自己的胸口,脸色难看的指挥两个壮汉取出白绫缠到了树上。

    暗道一声晦气,好好的听什么遗言,就应该让她闭着嘴去死。

    麻利的将苏蓁吊到了树上,苏蓁踮着脚,窒息感袭来,口腔中的腥味濒死的味道让她绝望,她此刻只有一个念头,她,不想死。

    满天的乌鸦仿佛闻着死人味在头顶盘旋,月光被云遮蔽,视线一下子暗了下来,树上的人一会儿就没了动静,只看见她瞪大的眼珠子和嘴角上挂着的血迹,让人毛骨悚然。

    轰隆!咔擦!

    闪电雷鸣照亮的如同白昼,树上挂着的人虽然刚死,可就感觉是死了许久的陈尸让人膈应,丫鬟浑身都起了鸡皮疙瘩,寂静的就剩下乌鸦叫,耳边突然就传来嘿嘿嘿的缥缈笑声。

    “是谁!谁在那!”

    两个壮汉都吓的血色全无。

    哗啦。

    布帛声一闪而过,一道目光捉摸不到的虚影在他们眼前晃悠:“谁!”

    嘿嘿嘿....一个披头散发的影子忽闪忽现,嘴角上挂着的血迹就如同苏蓁模样,让人浑身发毛。

    丫鬟也不是第一次做这样的事情,还是难免有些害怕,浑身发抖。

    一转眼,赫然发现,被吊在树上的尸体不见了!【!¥www. !@最快更新】

    只剩那根白绫飘

    飘荡荡,恍如刚才那地方不曾死人,一抹亮白又在黑暗中显眼,让人忽略都不成。

    苏蓁怨恨的眼眸在脑海里不断回放,外界和内在压力让壮汉在也承受不住彻底崩盘:“鬼....鬼啊!”

    两个人疯了一般跑了出去,丫鬟也是脑子一片空白,跌跌撞撞的往外跑....

    三年后.....

    哗啦啦....

    倾盆的大雨一阵接着一阵,连同雨伞也挡不住,坐在屋子里听那雨打的声音急促,落在地上就是一个水花,一个明眸的小女孩睁着清澈的大眼拖着腮:“姐姐,还好我们跑的快,不然被这雨淋了,肯定湿了一身。”

    被唤姐姐的这人坐的端正,抬手倒茶干净利落,掀开脸上的面纱轻抿一口并未言语。

    一辆马车匆匆停靠,涌出两个婆子一个丫鬟来,脸上的急意怎么也掩不住,拉着驾车的小厮:“你快去寻大夫!”

    “夫人这是要生,找大夫也不行,得找稳婆!”

    两个婆子一筹莫展,小厮也是急的跳脚:“这官道上就这一家客栈歇脚,我去寻回来,怕是夫人早就生了!”

    “不管如何,先去找了在说!”

    雨水掩盖了马车内那妇人痛苦的嘶喊声,婆子头都快炸了,好端端的让夫人在家里安心待产,非得跑出来,这下可好,动了胎气要生,饶是婆子有些经验也不敢贸然下手,胎位不正,这是难产了,稍有不慎,一尸两命。

    马车里的夫人疼的受不住,双手不断捶打,婆子见拖延不得:“你先去开房,别让马惊了更加难收拾,一会儿驾着马车去!”

    两个婆子一左一右扶着人下马,丫鬟撑起伞,口中的夫人被他们围着下了车直往二楼上走。

    小厮麻溜的驾车而去,荣春秀放下茶盏,不急不缓的起身:“走。”

    小姑娘蹦了下来,拎起一旁的箱子跟着上了二楼。

    呼喊声音从客房中传出来,丫鬟听令去打水,哆哆嗦嗦的慌了手脚,端着水盆一边走一边洒,荣春秀握住了这丫鬟的手臂

『点此章节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