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第65章 达克迪蒙探求真知

手机直接访问:m.xinwanben.com

刚吃了亏的罗伯特变得很安分。

而缺少了罗伯特的怂恿,维特也不再搞事。

下午的魔法史便在小魔导师们的昏昏欲睡之中安然度过。

下课之后,达克没有如往常一般前往图书馆,而是直接来到了卡泽尔教授的办公室前。

他犹豫了一会儿,还是敲响了门。

“咚。”

“进来。”

办公室里传来了卡泽尔教授的声音。

达克旋开门把,推门而入。

卡泽尔教授就坐在办公桌后,桌子上堆积着大量作业,但明显不是一年级生的。

“迪蒙?你来得正好。”

卡泽尔教授放下笔,从高脚凳上跳下来。

达克便问道:“教授,是花牌的研究有成果了吗?”

“没错。”卡泽尔教授打开抽屉,从中抽出一张花牌,对着达克晃了晃。

像是炫耀新玩具的孩子。

达克不禁露出一丝轻笑,而后他关上门,快步走到办公桌的后面。

教授将那张牌递给他,得意道:“来,注入魔力看看。”

达克先是拿起来仔细观察了一下。

这张花牌并不是卡泽尔教授原本的那张绿玫瑰,而是不知从哪来的另一张。

“一位学生送给我的。”卡泽尔教授风趣道。

达克眨了眨眼,卡泽尔教授无奈道:“好吧,有人在课上偷玩,我没收的。总之不要管它的来历,这可是我昨晚精心制作的作品。”

花牌的牌面上描绘着粉色偏紫的蝴蝶兰,这是一种花瓣如蝴蝶翅膀一般的兰花,花语是“我爱你”,象征着高洁而清雅的爱。

达克往里面注入一丝魔力,那牌面之中的蝴蝶兰便是化为了一只只活灵活现的蝴蝶——并非是蝴蝶兰,而是蝴蝶!

粉色与紫色的蝴蝶扑扇着翅膀翩翩起舞。

达克只是一挥花牌,它们便像是被吸引了过来一般,围着他的花牌绕着圈。

从蝴蝶们的尾部泄露出点点花粉一般的荧光,仿佛托着长长的尾巴。

白天尚且如此惊艳,更不用说是伸手不见五指的黑夜了。

达克惊讶道;“教授,你是怎么做到的?”

卡泽尔教授笑了笑:“一点小手段。这算不上是魔导卡,你若喜欢的话,可以拿走。它和花牌同根同源,或许能指引你找到根源之所。学院里的秘密有很多,我们原则上是鼓励学生们自己去探索。当然,别忘了0点的门禁。”

……

达克离开办公室时,带着一丝疑虑。

卡泽尔教授的话给他的感觉其实不那么好。

“难道他已经查明了,确认过没有危险?或者说……已经将危险处理过了?”

“否则的话,为什么要提什么原则上鼓励学生自己去探索……”

达克把蝴蝶兰花牌收入卡包,却是知道自己恐怕已无法再从卡泽尔教授的手中得到更多的情报了。

“这么看来,想要继续查下去的话,能找的就只剩下维特了。”

“0点的门禁是个提醒。”

“但罗伯特已经为夜游付出了代价。”

“嗯,接下来该怎么办?”

……

思虑之际,达克回到了贵族院的宿舍。

他干脆不去多想,反正有勇者之子在。

达克甚至怀疑维特已经深入其中,那张【禁忌之恋】就是证明。

与其冒险深入,不如等秘密自己浮出水面。

或者是踩着勇者的脚印,带上餐巾和刀叉,在安全的地方享受着视觉的盛宴。

总之,刚刚发生过事件的今晚,绝不是一个好时机。

他布置好实验桌,提前开始了今晚的实验。

【垃圾史莱姆】有一张就已经足够了,他没有再进行【植物种-草属性】的尝试,而是再按照【鸟兽种-草属性】的基础炼成法做了第二次和第三次的实验。

结果这两次实验都以失败告终。

不过接下来,他换了一种思路。

采用了课本上记述的基础炼成法,也就是所谓的“随机炼成法”。

随机炼成法的难度要相对较低,出货率也相对较低。

但魔导师们在找不到方向的时候,往往会采用这个方法去寻找思路。

实验并不是只有成功才能获得数据,失败的实验同样能够给人以启发。

……

依然是精灵蜜汁和脑叶精华水。

但接下来的材料则是完全不同。

“随机炼成法”给人的感觉就像是把一大堆的材料放入一个大的钳锅里,一锅煮。

中间再夹杂几个特殊的炼成阵,将煮干之后剩下的东西一股脑子全都练化到了魔导卡中。

因为对部分材料只规定了性质和需求,而不是精确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页 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