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第九十三章

一秒记住♂.{完^本,神^立占,首^发}♂手机用户输入地址:м.xinwanben.coM

对于从彼得堡密探局跑来视察监狱的两名密探,监狱长表现的非常殷勤,他完全没有预料到舒塞夫上尉是在欺骗自己。作为一间每年要进出3000名囚犯以上的大监狱,光是克扣这些囚犯的伙食和福利就是一大笔资金了。

而这位监狱长和这时代其他帝国官僚并没有什么区别,他们当官的目的就是为了权和钱,自然也就不可能什么问题都没有。

因此对于谢尔盖上尉的敬畏,这位倒并不是只有表面文章。此刻听到谢尔盖上尉结束了巡视活动,他顿时如蒙大赦一般笑容满面的说道:“那么不如去我的办公室,就是监狱外围的那幢楼房二楼,那边的空气可比这里好多了,我还可以为各位准备一些茶点,让你们坐下来慢慢审查犯人。”

谢尔盖上尉随即看向吴川询问道:“尼古拉中尉,你怎么看?”

监狱长略有些吃惊,他一直都是把谢尔盖上尉当成主角的,把上尉身边的东方人看为了随从一类的人物。眼见上尉如此敬重于身边的东方人,这才让他认真端详起了吴川的容貌,试图记住这个东方人的面孔,为自己之前的失礼行动做出一点挽救。

不过正扶着廊道上的铁围栏,向下看着监狱中心竖立着的教堂的吴川却并不同意监狱长的请求,他漫不经心的回道:“上尉先生,我以为想要听到那些囚犯的真心话,倒不如在上帝的住所里和他们交谈,更合适一些。”

“这个,这个是不是有些不好,这教堂是为囚犯设立的,里面可没有什么设施,只是空空荡荡的一个大房间而已。”监狱长脸色有些难看的阻止道,心怀鬼胎的他并不希望,两位彼得堡的密探那么认真的对待自己的工作。

作为一名虔诚的东正教教徒,谢尔盖上尉虽然难以理解吴川要选择教堂作为谈话的场所,他可不觉得这是对上帝的尊重。不过这些天来,他已经完全为吴川的智力所折服,认为这位同伴不管做什么都是有着自己的考量的。

因此虽然内心颇不情愿,他还是站在了吴川这边向监狱长吩咐道:“教堂里怎么会空空荡荡的,起码主的光辉还是充满着的。就这样吧,我们下去教堂,你和舒塞夫上尉去把囚犯挑选几个送来。没必要再继续讨论了,早点完事也省的我们明天再过来了。”

监狱长终于咽下了想要继续劝阻的话语,比较起让两人明日再来,倒还不如就在今日结束。于是在目视了谢尔盖上尉和吴川下楼后,他才向着一旁的舒塞夫上尉试探的问道:“上尉先生,您看这人选我们应该…”

舒塞夫上尉已经迅速的打断了他说道:“我们一人挑四个,然后各自带下去就是了。他们两个跟我去提人犯,至于他们则跟着你…”

斯维尔德洛夫被看守从囚房内带了出来,他一边任由看守给他带上脚链,一边则镇定的观察着外面的景象。虽然他今年才26岁,但是在十年前他就已经投身于革命了。

作为下诺夫哥罗德一位破产的手工业家庭的子弟,在很小的时候他已经接触到身边的那些街坊,同样是濒临破产的手工业者对于沙皇的反抗运动。因此可以说,他的实际革命生涯虽然只有十年,但是受工人运动的熏陶,反对沙皇的革命意识却并不止十年。

由于他参加革命时年龄不大,因此虽然成为了社会民主工党的成员,但主要是承担传递报纸、信件的工作,正是在这段时间让他掌握了不少革命理论,成为了一名坚定的列宁文章的崇拜者。

而他所表现出来的工作能力和坚定信仰,也让《火星报》注意到了他的存在,并在报纸上对他的工作做了肯定,这使得他开始为布尔什维克们所知名。自1903年之后,他的行动开始落入到了沙皇密探的眼中,这令他数次被捕。

每一次的被逮捕都让这位年青的布尔什维克变得更加成熟,也令他更加坚定了自己的信仰。1906年6月,他在乌拉尔省城皮尔姆被捕,这次他接受了长达三年的监禁生活。

不过在1909年9月出狱之后,他就立刻再次投身于革命工作,在莫斯科工作了不到三个月,他就被判四年流刑,放逐到了纳利姆边区。

不过今年春天他就逃了回来,并同组织取得了联系,然后去了彼得堡工作。只是遗憾的是前些日子他再次被沙皇的密探给逮捕了,这次他再次被判处流放纳利姆边区四年。

斯维尔德洛夫知道,这次他再被押回纳利姆边区的话,对他的看管就不会像上次那样放松了。因此他一直观察着自己的周边情况,试图寻找逃脱的机会。只是,布特尔卡监狱的确不愧是全俄国最臭名昭著的监狱,这里的守卫几乎无懈可击。

和囚犯们的谈话其实并不愉快,真正重要的政治犯舒塞夫上尉显然不会交出来,因此这些囚犯虽然同社会革命党或社会民主工党有些关系,但都不是什么重要成员,这也就使得他们的学识并不丰富,虽然他们可以对工人讲一讲反抗沙皇的必要性,但还不足以和俄国的大学生们打成一片。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页 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