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第八十九章

一秒记住♂.{完^本,神^立占,首^发}♂手机用户输入地址:м.xinwanben.coM

吴川认真的思考了一下,方才接着对上尉说道:“接下来我们就得搞清楚,在克拉皮文县究竟谁才是我们可以依靠的朋友,谁才是我们必须坚决打击的敌人。”

谢尔盖上尉的眼睛有些发直了,他不免有些疑惑的说道:“我们不是要查办那些贪污受贿的坏蛋的吗?他们自然都是我们的敌人,为何还要进行分辨?而且这要怎么分辨?”

虽然盗用了主席的言论,但吴川倒是没有一点羞愧之心,他觉得眼下的情形,用上这句话真是太适合不过了。于是他毫不为难的回答道:“就算他们都是坏蛋,我们也还是要分辨一下,那些人是属于可以挽救的对象。难道你打算把整个克拉皮文县的官吏、贵族和富农们都一杆子打下水吗?那恐怕先掉下水的,多半是我们自己。”

谢尔盖上尉欲言又止,他思考了一会之后,发觉如果真把本县的这些混蛋逼急了,别说是他了,就是上校也未必能扛得住。于是他还是改口说道:“好吧,我承认你是对的。不过,吴。我们究竟该怎么分辨,谁才是我们的朋友。”

吴川稍稍思考了片刻才回答:“上尉先生,你有没有见过埃及的金字塔?”

谢尔盖上尉颇有些不悦的回道:“当然,在我没有加入军队之前,我就已经数次穿越欧洲大陆旅行了。除了美国没有去过,欧洲和近东我还是走过不少地方的。你问这个做什么?”

吴川随手将面前的刀叉和盘子摆成了一个三角形,然后指着这个图形说道:“就像金字塔一样,这就是俄国的等级社会。就整个俄国来说,沙皇在最顶端,将军和大臣们在第二层,省、县的官僚在第三层,而农民和工人们在最下面这一层。

如果我们把范围缩小到一个县,那么顶端位置就是本县贵族的了,其下则是本县官吏和自治会的代表们,接下来就是村社的村长、长老和城市里的商人们,再往下去就是农民和工人。

所以上尉先生,我们的朋友显然是最顶端的本县贵族,接着才是官员和代表,最后就是这些村长、长老和商人了。只有按照这个顺序下去,我们身边的朋友才会越来越多。这就是大鱼吃小鱼,小鱼吃虾米了。”

“什么大鱼小鱼的?你到底想说什么?”谢尔盖上尉觉得自己脑子里有些开始发昏了。

吴川只好直白的说道:“我们敲了贵族一笔,然后再拉着贵族去敲本县的官吏和自治会代表,这样贵族们就能补回自己的损失,他们自然就对我们没有那么大的反感了。接下来就是拉着他们去敲村长、长老和商人,这样又把第二阶层给拉下了水。只要下面还有阶层可以压榨,那么他们总是会敬畏于上面的权力的。”

谢尔盖上尉终于觉得自己开窍了,他霍的起立说道:“那我们还等什么?第一个要对付的是不是本县的首席贵族?我们是直接闯过去问话,还是…”

吴川赶紧阻止他道:“本县的首席贵族恐怕不是那么好恐吓的,如果我们不抓到一个切实的把柄,我可不认为他会向我们屈服。一旦开头就搞砸了,后面的事情可就难办了。”

上尉不得不重新坐回了椅子上,对着吴川讪讪的说道:“那,照你说,我们该怎么开这个头,让男爵顺从于我们。”

吴川犹豫了一下,才接着说道:“听说男爵的长子在莫斯科大学学习,能不能把他的资料搜集一份过来。另外,也许我们需要一个真正的政治犯,一个愿意同我们合作的政治犯…”

站在二楼起居室阳台的佩奇,端着一杯咖啡看着窗外下方再次匆匆离去的上尉,他不由有些好奇的对走到身边来的吴川问道:“他这么急匆匆的来,又这么急匆匆的走,你们到底都谈了些什么?”

吴川望着窗外已经看不到上尉的背影后,这才开口说道:“就是谈上次我同你说过的,如何打破采访僵局的事。似乎,密探局终于有兴趣在私下查一查本县在土地改革中的贪腐行为了。”

佩奇默契的不再提及这个问题,他知道这个调查似乎有些不太能见人。于是他就势把话题转到了自己的采访上,“现在看来,本县的土地改革似乎并不像男爵先生说的那么出色。只是这些村长、长老和富农都联合了起来,我们很难把真正的问题揭发出来。不知你有没有其他想法?”

吴川望着窗外已经发黄的草坪道:“一是我们再等等,等到上尉撕开了这张网,我们自然就能看清网下到底有些什么乌七八糟的东西了。一是其实我们可以分成两路,一路继续在乡下同他们周旋;一路则回去城里,找那些被赶进城的工人们谈一谈。”

佩奇只是略做思考就做出了决定,他向着吴川说道:“上尉那边还能等待一下,不过我们也不能都指望他。我看做一做其他准备还是不错的,只是我的目标太大,估计还没同那些工人们接上头就被本县的警察们给盯上了。只是你去城里接触那些工人,有么有问题?”

吴川道:“我倒是没什么,在俄国人眼里,我不过是个中国蛮子,说不定连俄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页 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