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第八十五章

一秒记住♂.{完^本,神^立占,首^发}♂手机用户输入地址:м.xinwanben.coM

富农泼留希金的家,事实上吴川第一眼看到它时,并不认为这被大片田地和河渠围绕起来的建筑群是什么农舍,他更像是一个缩小版的贵族庄园。

虽然这些建筑依然是俄国的传统建筑,但在吴川和佩奇眼中,泼留希金的家园显然比本县自治会代表拉戈任斯基的别墅气派多了。

就在两人思考着要怎么打听到这位泼留希金先生的底细时,一位体态肥胖的老人从房子里走出来迎接了他们,并顺便解开了他们心中的谜团。

这位泼留希金先生一边欢迎着他们到来,把他们带入主屋的大客厅;一边则充满自豪的介绍自己的家族史,比如他指着客厅一边壁炉上挂着的照片说道:“这些就是我的家族成员,这张穿着军服的照片就是我的兄长季托夫,他现在正在彼得堡为皇上服务,是陆军部的一名官员,深受陆军大臣的信重。”

看着泼留希金先生一脸骄傲的神情,美国人佩奇和吴川互相对视了一眼,这下算是明白为何村子里的村民谈起泼留希金家,都是一副又是敬畏又是愤恨的神情了。而泼留希金能够占据这么大一块土地的根源,这下也总算是说的通了。

佩奇入乡随俗的恭维了泼留希金的兄长几句,这位才招呼着众人坐下来聊天。和俄国的贵族、附庸风雅的中产阶级不同,这些刚刚脱离村社的富农虽然都有着不菲的身家,但是在家庭用度上还没有脱离质朴的俄国农村生活。

比如在这位泼留希金家中,最有现代化气息的物件,大约也就是壁炉上的照片和一台擦的一尘不染的留声机了。至于客厅中其他的摆设,都是按照此时俄国乡村的习惯,由本地工匠用笨重的实木制作而成,甚至都没有上过油漆。

这些家具显然是有些年头了,表面的毛刺早就被磨平,显示出了一种黯淡的光泽,只是这样的桌椅显然不够舒适,让习惯了沙发的美国人颇有些不自在。

不过佩奇还是强迫自己转移了注意力,把精力集中到了自己的工作上,在听了泼留希金对家族史夸耀大半个小时之后,他终于抓住一个空档向对方问道:“泼留希金先生,您的家族史虽然非常吸引人,但我更想听听您从村社离开后是如何建成这样一座庄园的,我看这片地方快要有三分之一个男爵庄园大小了吧?”

心中有鬼的纳吉长老和村长亚历山大·格里戈里耶维奇,虽然作为陪客坐在一旁,但压根就没有提醒泼留希金,这位美国记者可不是来给男爵歌功颂德的。

毕竟在他们看来,既然这位美国记者来者不善,倒不如让他多发现一些问题,这样就不会显得他们的问题太过严重了。而这位记者在报道中指责的人数越多,上面的官员就越难对他们做出严厉的责罚。如果能够把整个县的官僚和富农们都牵涉进去,这事说不准就不了了之了。

在他们的缄默下,谈兴大发的泼留希金自然毫无顾忌的向美国人炫耀了起来,“不,我的农庄可没有达到男爵庄园的三分之一,一共也只有109俄亩而已。

我离开村社之后,又购买了想要离开村社的五户人家的份地,加上我自己一份土地,这才圈下了这片濒临小溪的好地。

我敢说,这块土地是整个村子最好的一块土地了。之前这片土地归属于村社里的时候,大家都不肯尽心尽力的伺候它,到了我手上这才花了几年功夫,你看这片土地上的粮食产量已经比过去增加了三分之一了…”

就在泼留希金向美国人鼓吹着,土地改革是多么正确的一件事,过去的村社制度是多么的不合时宜,且诋毁着今日俄国的乡村除了培养酒鬼、懒汉和无赖之外,根本培养不出一位正直勤劳的农民来,以证明分户单干才是保证俄国乡村富裕起来的光明之路。

只是吴川在心里给这位泼留希金计算了一下,按照自治会文件和村里文书中的数据显示,本村村民的份地应当在-12俄亩之间。有的人离开村社时,只能从村子里获得8-9俄亩土地;有的人离开村社时也许会比这个高,但也没有超过15俄亩的。

按照泼留希金的说法,他离开村社时获得了六块份地,这才能够把这块土地圈占下来。但即便以最高15俄亩一份地来计算,他应该获得的土地也只有90俄亩而已,和他自己说的109俄亩还差了19俄亩。

正如泼留希金自己所说,这片濒临小溪的平坦土地,除了西北面有些小丘陵外,其他地方都是平地。而在平地的田野之间,那些完善的灌溉河渠显然并不是近几年完成的。也就是,即便没有泼留希金的发现,这里也应当是村子里最好的土地之一。

按照俄国村社的传统,虽然村子内部要定期重新分配土地,但是土地分配是还是要遵循一个公平的原则的,即每个人的份地质量应当是相当的。分到好地的土地数量要少一些,分到差地的土地数量要大上一些。

所以离开村社的农民,才会有8-9俄亩和高达15俄亩的区别。但是像泼留希金家,以最高数目的土地份额拿走村子里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页 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