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第八十四章

一秒记住♂.{完^本,神^立占,首^发}♂手机用户输入地址:м.xinwanben.coM

但彼得医生并没有开口责备叶纳林,而是温和的对他说道:“布尔什维克不是西齐弗,我们不会白白的做无用功的。

伊凡尼奇,请你好好的想一想吧,当一个国家出现了问题,而又没有人主动站出来领导人民进行反抗,那么这个国家是不会有希望的。

从十二月党人到民意党,再到现在的社会民主工党和社会革命党、立宪民主党,正是他们带领的俄国人民不愿意对沙皇的专制统治妥协,沙皇才不得不废除了农奴制度,还成立了允许人民发出声音的国家杜马。

虽然在斯托雷平的反动镇压下,1905年革命的成果并没有维持下来,但是革命的种子已经在人民心中埋下来,下一次人民再起来回应我们的呼声时,我们的社会就又能向前进步一些。

当然,我们为之流血牺牲的抗争并不会给自己带来什么好处,但是我们可以预见的是,我们的子孙后代总能生活在一个比我们更好的世界里,这就是我们不惜牺牲也要同沙皇专制统治斗争下去的原因。

吴对于工农和革命所具有的同情心确实很难得,但是他对于革命的悲观失望态度,却是大错特错。如果像他这样有能力的人不起来同本国的反动政府做斗争,那么他们国家又怎么可能进步呢?

俄国和日本之所以今天没有变成任人鱼肉的土耳其和中国,不就是我们和日本都有着一群反抗专制反动政权的人吗…幸福生活不能依靠统治者的良心和恩赐获得,只有笔与剑才能让他们对人民做出让步…”

反驳了吴川当日对于叶纳林的悲观言论之后,彼得医生又看着他真诚的说道:“当然,我们布尔什维克要走的道路实在是太过艰难,有人在前进途中出现动摇这并不是什么不可接受的事,党可以给你以思考的时间。如果你觉得还有顾虑,那么可以暂时停下手中的工作,我会找人来接替你的。”

叶纳林听后反而坚定了起来,他看着医生的眼睛说道:“不,我只是有些疑惑,担心我们的努力只是白费,毕竟现在有不少工人担心政府和工厂主的打压,都退出了工人夜校的学习。可我依然还是认为,俄国是需要的改变的,工人也是人,他们应当获得像人一样的对待,而不是被当做一群会说话的牲口使用。”

看着叶纳林清澈坦诚的眼睛,彼得医生算是打消了对于他的担心。虽然他能够接受叶纳林的退出,革命失败之后退出布尔什维克的党员并不少见,但他却真不希望叶纳林这样做。毕竟对方在本县工人中做工作的时间远比他长的多,也得到了工人们的敬重,他的退出将会让党在本县工人中的发展遭受到不小的打击。

松了口气之后,彼得医生伸手拍了拍对方的肩膀说道:“好了,有什么话吃完饭再说,要不然米沙该冲上来了…”

“这就是索科洛夫长老的家吗?”看着眼前这个破旧却整洁的院子,吴川有些惊讶的向身旁的村文书柳博夫.阿尔多维奇问道。

毕竟在看过了纳吉·布洛尼斯拉沃维奇长老的家后,他有些难以相信村长老家也会同普通村民的房子没什么区别,这些村长老们可是掌握着村子里的大部分权力的。

和昨天相比,今天的村文书柳博夫对于吴川的态度简直是大不相同。显然他是从纳吉长老那里得到了什么指示了,因此才会把吴川视为了同另外两位彼得堡贵客相同的存在来接待了。

吴川对于村文书的这种态度变化却没有往心里去,反正他同这些人也不会有太多的交集,因此这些俄国乡村的头面人物拍他的马屁也没什么意义。当然这种话他可不会说出来,能够享受下被人无微不至的服务,就算是狐假虎威也还是不错的。

柳博夫显然不知道吴川心里的想法,他只知道要不是纳吉长老要接待另一位贵客,原本是打算亲自带吴川过来的。一天时间就让长老和村长对这位中国人变得如此敬畏,本就很善于看眼色的他,自然知道该怎么对待吴川了。

因此听到吴川的问话,他马上就转过身来,对着吴川点头哈腰的回答道:“是的,这就是索科洛夫长老的家。这位长老还是村里的兽医,因此不少村民都挺亲近他的。不过就是年纪大了,脑子有些糊涂了,要是他一会说话冒犯了您,还请您别往心里去…”

等到吴川跟着柳博夫进了院子,才知道这位村文书口中所谓的老糊涂其实一点都不糊涂,只是不待见村文书这些人而已。连带着跟着村文书过来的他,差点也被这位老头赶了出去。

只不过吴川见机得快,在对方下逐客令之前就先表明了自己的来意,听到了自己的名字之后,对方的脸色才缓和了不少。

老头打量了吴川半天,才带着极重的口音向吴川问道:“你是尼古拉医生介绍来做靴子的?”

村文书柳博夫此时是后悔死了,早知道这位中国人找索科洛夫只是为了做靴子和手套,他才不会跑来碰钉子,包尔基村做靴子的匠人可不只有这位才认识。

吴川并没有理会身旁村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页 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