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第七十四章

一秒记住♂.{完^本,神^立占,首^发}♂手机用户输入地址:м.xinwanben.coM

吴川顿时变色的拍案而起道:“纳吉长老,我可是一个有信仰的人。我一直以为:爱与良知乃是人类灵魂的全部。可您却想用区区500卢布购买他人的灵魂,还想一次购买三个。您以为自己是在地里挑西瓜吗?这样羞辱三位富有良知的年轻人,您摸一摸自己的胸口,您的良心不会疼吗?”

面对吴川的突然翻脸,纳吉的思路一下被打断了,惶然之下他顺口便说道:“不,不是这样的。这五百卢布只是给您的赠礼,至于开普兰先生和上尉那里,我肯定是另有准备的心意的…”

在吴川的逼迫下,纳吉一下子便漏了底气,到了这个份上,他也干脆不管不顾的,摊开同吴川说道:“只要您能够让开普兰先生和上尉忘记我说的关于修路的话语,我愿意拿出七,八百…嗯一千二百卢布,这已经是我手头能凑出的所有现金了…”

纳吉盯着吴川的神情,不顾心痛的层层加码,最终连嗓音都变得颤抖了起来。不过吴川的神情却始终没有任何变化,看着纳吉不肯再往上提价,只顾着向自己低声下气的恳求,似乎真的到了对方的心里底线后,他这才清了清嗓子说道。

“纳吉长老,您这样让我很为难啊。照理说,今天得到了您这样慷慨的招待,我是把你当成了一位可结交的朋友的。

良知虽然重要,但若是朋友遇到了困难,总不好视而不见。毕竟我们总不能抱着良知生活一辈子,谁还没个三亲六故不是么?”

纳吉感觉吴川的口风有些软,以为是自己的开价起了效果,他一边心痛损失的财富,一边又感到心里一阵轻松,连连点头附和道:“您说的真是太对了。在我们俄国,朋友可比自家的兄弟还要让人放心的,我也是把您当成了好朋友,才大着胆子向您拜访这样的事…”

就在纳吉不断的谈论友谊时,吴川却又冷冷的打断了他说道:“可我并没有感觉您把我当成了朋友看待啊。”

纳吉大惊失色的回道:“怎么会,您一定是误会我了。我对您可真的连心脏都要掏出来了,怎么会不把您当朋友呢?”

吴川却撇了撇嘴说道:“是吗?可我怎么就感受不到您的坦诚呢。我想您应该知道,我看过去年贵乡的一些档案的,去年贵乡修筑乡村公路花了89000多卢布,其中有三分之一的人工都是您这个村子出的,这么算下来,你们村里就落下了近3万卢布。

我算的宽裕一些,扣去三分之一的伙食费,你们村里也落下2万卢布。这里的500卢布加上你许诺的1200卢布,可连这笔款子的十分之一都没有。我要是拿着这个条件去劝说他们,您觉得换了您,您会答应吗?

得,这事就不该我掺和。我看,纳吉长老您还是另外找人疏通去吧。这雪茄我拿上一支,算是承了您的情了。这钱吗,您还是收回去吧。”

吴川说着便想离开了,纳吉慌乱之下,赶紧抱住了他的胳膊急忙说道:“村子里真没拿这么多。我不怕老实告诉你,去年我们村实际出的工连书面上的一半都不到。

男爵大人总共也就送来9879卢布,其中79卢布用作了工人伙食,1000卢布用作了村里的招待费用,剩下的5000卢布我也只拿了2000,其余都分给了村里的其他长老、村长、文书他们啊…”

吴川虽然停下了脚步,但却有些意味深长的看着纳吉说道:“你这话可不能乱说,人工费大约占了道路修筑总费用的四成。

按照你的说法,岂不是男爵去年光是在库皮扬乡的乡村道路修建上贪污了一半费用,可自治会报表上,这些修建的道路里程可都是实际存在的啊。”

纳吉一时都有些说不出话来了,他发觉自己越是遮掩,越是泄露出了更多的东西,这给自己挖的坑是越来越大了。他有些后悔找这个中国人做突破口了,早知道还不如去另外两人那里直接求情去呢。

可虽然心中如此想着,但已经难以回头的纳吉,也只能把一切希望寄托在了吴川身上,指望对方能够信守诺言帮自己一把了。横下心来的纳吉,于是破罐子破摔的坦白道:“我们这乡下地方大,加上丘陵多平原少,因此地势复杂的很,连县里的测量师也很难搞清楚村子和村子的距离。

这些自治会的办事员下来复核道路里程前,我们都会请他们喝上一顿酒,让他们晕乎乎的在午后工作,那个时候只要改动一下里程碑,他们也就认了。另外,每年下来的办事员也是不同的,我们完全可以拿前几年修的路让他们去复核…这样一来,报上去的道路里程就比实际修建的道路长了许多了。”

听着纳吉滔滔不绝的说着那些糊弄县自治会办事员的办法,吴川一时产生了错觉,以为自己这是回到了原来的时空,听老师讲述施工单位弄虚作假虚增工程量的各种手段了。这一时让他心中大为感慨,不管在什么时代,只要有利可图,就不会缺乏聪明人啊。

吴川想了想,不由对着纳吉问道:“那么自治会总要把这些道路画在图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页 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