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第六十八章

一秒记住♂.{完^本,神^立占,首^发}♂手机用户输入地址:м.xinwanben.coM

利奥.于尔斯泰男爵不管如何绞尽脑汁,都没有从记忆中翻出吴川所说的这句话来。虽然在他看来,彼得大帝的一生除了对自己的情人爱护有加之外,对自己的姐姐和儿子可没讲过什么亲情。

不过面对一名外国人都由衷钦佩的彼得大帝所说的名言,男爵觉得也许是自己孤陋寡闻了,所以才没能听说过对方所说的这句话。他只是稍稍思考了片刻,便对着吴川含含糊糊的回答道:“彼得大帝说的话自然是正确的…”

坐在男爵身边的退役上校看了男爵一眼,旋即把身体倾向于座位的另一边,对着一位带着眼镜的中年人问道:“扎伊采夫先生,您是《文艺周刊》的副主编,您听说过那本书里记载过,彼得大帝说了这句话吗?”

扎伊采夫伸手扶了扶眼镜,先是瞧了上校一眼,又看了男爵一眼,随即压低了声音但又能让男爵听到的程度回答道:“上校先生,彼得大帝的时代距离我们现在已经将近两百年了,《文艺周刊》并不研究历史,您要让我确定大帝是否说过这句话,我只能说不能确定。

但是,但是请让我们以理智去分析一下这句话。彼得大帝是我国最为伟大的一位君主,他用一生去改变了俄罗斯,从而使我们成为了现在的俄罗斯帝国。我相信总有那么一种信仰在支持着他…”

冯利亚尔里亚尔斯基上校不耐烦的打断了试图旁征博引的扎伊采夫,他直截了当的问道:“所以,您的结论是什么?我可不耐烦听你的长篇大论,我只是一个老军人,不是您在报社的同僚。”

“真是一个无知的老流氓。”扎伊采夫心中暗暗的骂了上校一句,不过他面上却依旧保持着笑容,略带遗憾的向上校回道:“从理论上来说,喜爱欧洲文化的彼得大帝是说的出这样富有哲理的话的。至于那些中国人,我认为他们对于哲学一无所知,恐怕是编造不出这样的谎言的。”

冯利亚尔里亚尔斯基上校顿时缩回了座位,口中嘟囔了一句,“这家伙可真走运,看在彼得大帝的份上…”

除了这样一个小插曲,之后的聚会里吴川倒是安安稳稳的挨到了结束,总算是没有人再找他的麻烦了。

不过当聚会结束时,跟着两位同伴向主人告别的吴川,却一不小心看到,站在他斜对面的少女安娜躲在姐姐的身后,对着他比了比自己的小拳头,脸上挂着一副气呼呼的样子。他瞬间转移了视线,一不小心便和姐姐叶琳娜的目光碰上了。

和她那不知为何生气的妹妹不同,叶琳娜和他对视了一会后,便露出了一个甜美的微笑,并两手抓着裙摆,微微颔首向他做了一个无声的问候。这让吴川觉得很是意外,毕竟今晚他和这位男爵的长女可没交谈过几句,两人只能算是比路人强上一些的陌生人关系吧。

吴川心中奇怪归奇怪,但还是站直了身体向叶琳娜点头回了一礼,方才跟着佩奇和谢尔盖上尉转身离开了客厅。两人之间的小小互动,自然也落入了有心人的眼中,瞧见这一幕的安德罗夫,这下算是真把吴川恨入骨子里去了。

只不过离开主屋的吴川可不知道,他在无意中竖立了来到这个时空的第一个敌人。他若是知道安德罗夫的怨恨,一定会觉得自己太冤枉了,有人吃不相干的飞醋居然也能吃到他身上来。

当吴川等三人走出灯火辉煌的主屋时,外面的夜空已经是繁星点点,一轮残缺的月亮高高挂在天上的时候了。远处的森林和山脉在夜色中成为了一道黑色的剪影,不过近处的灌木花草和路面倒也算是清晰可辨,只不过它们表面好似都蒙上了一层白色的轻纱,颇有些看画质不好的黑白片一般。

男仆伊万提着马灯为三人在前方领路,橘黄色的灯光打在碎石路面上,虽然照耀的地方不大,却也带给三人一种温暖而安全的感觉。

若是之前的话,三人大约还会就着月色聊上几句。不过今天的谢尔盖上尉显然有些心事重重,只顾低着头猛走,并无意接佩奇、吴川的话。他走的如此之快,连累的男仆伊万都开始小跑了起来,因为只有这样他才能跟上上尉的脚步。

看到这般景象,佩奇和吴川干脆就放缓了脚步,反正就这月光也依然能够看清道路。于是四人慢慢就分成了前后两队,谢尔盖上尉和男仆伊万一会就走远了。

看着谢尔盖上尉若隐若现的背影,估计着对方不会听到自己这边说话之后,佩奇便把话题从天气转到了今晚的宴席,“吴,你刚刚说的那句彼得大帝的名言,真的是彼得大帝说过的吗?”

吴川耸了耸肩,然后歪着头看着佩奇说道:“我想,只要这句话是合理的,那么我们就没有必要去探讨彼得大帝是否说过这句话了。彼得大帝活了数十年,谁能够把他从出生到死亡的话语都记录下来呢?我觉得,只要彼得大帝不出声反对,这话安在他头上也是可以的…”

佩奇:“…,今晚的月色可真是不错,我想彼得大帝应该不太可能站出来反对你了。不过你就不担心被人拆穿吗?伪造沙皇说过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页 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