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第六十六章

一秒记住♂.{完^本,神^立占,首^发}♂手机用户输入地址:м.xinwanben.coM

才艺表演从女主人玛利亚的一曲高歌开始,最高潮的时候,应该是安娜和叶琳娜两姐妹的联合表演了。令吴川没有想到的是,在苹果园里像个野丫头的安娜,居然还能够谈的一手好钢琴。而看起来文静的姐姐叶琳娜,跳起芭蕾舞来却充满了健与美。

吴川原本以为,今晚应该可以就这样安静的结束了。然而他发觉,自从来到了这个时空之后,他似乎就变成了容易招惹是非的体质。即便他不去找事,事情也会自动找上他。

当叶琳娜在妹妹安娜的伴奏下跳完一曲,接受着客厅内观众的赞美时,离开了钢琴站在姐姐身边的安娜,却突然找上了吴川说道:“这位先生,刚刚听您在东、西方文化上的评论如此特立独行,那么不知您对于刚刚的乐曲和列娜的舞蹈又有着什么样的评价呢?”

这种家庭聚会式样的才艺表演,和宾客们的评价,原本就是社交生活的一部分。如果要打个比方的话,就好比两汉魏晋时期,门阀世家为子弟求取文名,请大家点评子弟文章的一类活动。

当然,像吴川这样地位不高的年轻人,实际上是没有资格单独对叶琳娜姐妹的表演做出评价的。他如果真的出言评价,只会被视为不自量力和失礼的行为,不过他跟着别人附和两句倒是没什么问题。

不过安娜突兀的行动,倒是又让他再次陷入了被众人围观的境地。也许是刚刚他在餐厅的话语太让人憋气,因此男爵并没有出声阻止自己的女儿,而是想看看这个年轻的中国人还能说出点什么来。

男爵自然不是想要给吴川表现的机会,而是希望能够让对方小小的出个糗,毕竟他可没听说过中国人对欧洲音乐和舞蹈有什么研究的。更何况这位中国人似乎才离开中国不久,自然不可能对欧洲的音乐和舞蹈有什么深入的见解,一旦他在评论中出现了错误,到时自然就能够扳回一局了。

吴川显然也意识到了这是个危机,虽然他觉得刚刚的钢琴曲颇有些耳熟,但是却记不起这首曲子的名字了。至于叶琳娜跳的芭蕾舞,他根本就没瞧出是什么故事。好吧,对于他来说,大约所有的芭蕾舞剧本,跳起来似乎都没什么区别。

“这不大好吧,我只是一个外国人,对于钢琴也好,芭蕾舞也好,都是一个门外汉。如果您真的想要获得一个恰当的评价,我觉得还是应该请…”

就在吴川为难的向安娜推辞时,安德罗夫似乎看出了吴川的窘境,他立刻站出来向吴川说道:“艺术也是文化的一种,既然您对于欧洲文化有着那么深入的了解,那么评论一下刚刚的乐曲和舞蹈又有什么难的。还是说,您刚刚对于欧洲文化的见解只是从别人那里剽窃来的…”

男爵此时突然咳嗽了一声,打断了安德罗夫过于尖酸刻薄的话语,向着吴川说道:“这不过是一个家庭聚会,能够参加聚会的都是我们家族的朋友,朋友之间难道不应该坦率一些吗?还是说,小女的才能不足以入你的眼呢?”

“尼玛,我连她们表演的是什么都没弄清楚,这要评价什么。说错了,岂不是在你们面前丢脸…唔,原来是这个打算么。”吴川心里突然明白了过来。

理解了男爵的想法之后,吴川的心反而镇定了下来,他略略思考了一下,便用中文说道:“刚刚安娜小姐和叶琳娜小姐的表演,大约只能用:余音绕梁,三日不绝。小荷初立,春色满园。这两句话来形容了…”

“停下。”安娜伸手做出了一个阻止的动作,然后一头雾水的看着吴川说道,“你在说什么啊,为什么不用英语,我们可听不懂中国话。”

谢尔盖上尉默默的低下了头,自从在马车上又听到了关于拉斯普京的一件秘闻之后,他就将吴川视为了一个大麻烦。这个麻烦既不能得罪,又不能远离,他也只好选择尽量不和对方有什么冲突了。

最新章节

前往

·完·

·本·

·神·

·站·

因此,即便他是听得懂中国话的,此刻也毫无兴趣站出来翻译了,因为吴川显然是不想让这些人听懂才说的中国话,他又怎么会跳出来坏了对方的事。

对于安娜的质问,吴川倒是不慌不忙的改用英语回道:“托尔斯泰伯爵会十几国的语言,可他为什么只用俄语写作,你知道吗?”

“你当我是个小孩子么,伯爵阁下是俄国人,自然只有俄文才能将他伟大思想表现出来。”安娜颇有些生气的说道。

其实她这话说的对也不对,毕竟在俄国的上流人士中,有许多人是不愿意用俄文书写任何东西的,甚至有人宁可让管家向仆人转述自己的命令,也绝不用俄语同自家的仆役说上一句话。而使用法语书写情书,更是一名贵族青年必须具备的技能了。

只不过吴川并不是要同安娜讨论这个问题,他所需要的正是安娜这个回答,于是他就顺理成章的说道:“是啊,一个人发自内心的话语,总是会用自己的母语表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页 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