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第六十五章

一秒记住♂.{完^本,神^立占,首^发}♂手机用户输入地址:м.xinwanben.coM

就在吴川起身准备跟着众人一起走出餐厅时,之前坐在他身边的那位中年医生,突然向他伸手说道:“尼古拉.彼得耶维奇,瓦西里耶夫斯克耶庄园和附近村子的专职医生,很高兴认识你。”

看着这位面带微笑的中年人的突然示好,吴川迟疑了片刻,才伸出双手和对方握了握,然后谨慎而小声的说道:“中国人吴川,也很高兴认识您,彼得先生。”

尼古拉医生和吴川并排向外走着,口中接着说道:“年战争之前,我在东清铁路做过一段时间的军医,记得我刚到哈尔滨的时候,那里还只是一片田野…别误会,我并不是帝国主义者,只是感慨时间和人类劳动给地球所带来的变化。”

医生好像感觉到了吴川身上突如其来的戒备姿态,尼古拉医生随口就解释了一句。不过对于吴川来说,他心里的戒备程度反而更是提高了。

做为一个经受过电话诈骗和推销术荼毒的后世人,吴川认为陌生人向你示好的原因只有两种,要么想要从你这里获得一些什么,要么就是想要卖给你一些什么。毕竟,这个世界上没有无缘无故的恨,也没有无缘无故的爱。

吴川沉默了一阵后,还是客气的回答道:“真可惜,我这次来俄国时并没有经过哈尔滨,否则就能跟你聊一聊,现在的哈尔滨又出现了什么样的变化了。”

尼古拉医生看了看吴川后,方才叹着气说道:“是啊,我倒是蛮怀念哈尔滨的,虽然那里曾经只是一片田野,但现在可比我们这座小县城要有生气的多。不过你最近要是返回中国的话,可真要当心了,据说东西伯利亚出现的鼠疫正向着中国境内传播去。”

“鼠疫?”吴川吓了一跳,声音都不自觉的抬高了几分,这顿时吸引了前面众人的回头。尼古拉医生赶紧对着那些受到惊吓的宾客们解释道:“我和吴谈的是东西伯利亚同中国交界处的鼠疫流行,不是在本县发现了鼠疫。”

听到尼古拉医生的解释,众人方才安下了心来,继续恢复了前行和私下的交谈。东西伯利亚和中国交界处发生的鼠疫,这可比葡萄牙到图拉省的距离还遥远,谁会在乎那种地方发生了什么。这些庄园的宾客们,此时的心态大致都是如此了。

吴川虽然极力去回想,但也依旧没能想起,这个时间段东北究竟有没有流行过鼠疫。对于这个时代的人来说,一场瘟疫的流行,也许就意味着整村整乡人口的灭绝,自然令他们感到毛骨悚然。不过对于后世的人来说,这不过就是历史书上的几个数据。

毕竟,陶渊明在诗歌里早就告诉我们了,“亲戚或余悲,他人亦已歌”。和历史书上这些干巴巴的数字相比,他们更乐意津津有味的和别人讨论,某个偶像在一场演出中换了几套服装。

因此哪怕是吴川这种算是对军事和历史颇为关心的业余爱好者,对于这场东三省边境正在发生鼠疫也是毫无头绪。当然,从另一个角度来看的话,未免不是这一时代的中国苦难太多也太过沉重,使得后世的中国人都在刻意回避这段历史。

吴川虽然没能在记忆中找到这场鼠疫的记录,不过他倒是挺感谢这位俄国医生的善意提醒,于是不由向对方道谢道:“多谢您,彼得先生。如果最近我要回国的话,我会注意这一点的…”

尼古拉医生看了看前方的客厅入口,便向吴川小声说道:“如果下次有时间的话,我们可以坐下来好好聊一聊,我对中国其他地方的风土人情也是很感兴趣的…”

说完了这一句,医生便向吴川欠了欠身,算是给两人的谈话做一结束,然后大步向前跟上了最前方的男爵等人。

就在医生离开之后,美国人佩奇则故意放慢了脚步,让自己和吴川走在了一起,他看着前面不时回头观望的那个年青人安德罗夫,撇着嘴对吴川说道:“你可要小心了,我看那个安德罗夫对你可是记恨上了。”

吴川同样看到了安德罗夫的动作,不过他不以为然的说道:“随他去吧,要不是他想要踩着我在美人面前露脸,也就不会自取其辱了。许他挑衅我,难道还不许我还手了?”

佩奇看了他一眼后说道:“和你相处这么久,我还真没看出来,你的脾气并不小啊。不过我倒是有些为你担心起来了,你和前面那只想要求偶的公孔雀冲突倒也没什么,不过你也不用把整个俄罗斯都给带进去吧?男爵先生和他的朋友似乎都有些不开心了,就因为你刚刚没给他们留什么面子。”

吴川抬头看了看走在队伍前面的男爵,心中也是有些惶恐。不过他面上却毫无变化,只是平淡的向佩奇说道:“过去我和老师在一起的时候,老师曾经赠给我一句话。

他说:当一个人进入到社会之后,一定不能做一个无害之人。因为一旦你所在的团体出现了问题,上位者优先考虑放弃的,便是无害者的利益。

就像小孩子喜欢抓的昆虫,一定是蜻蜓这类无法反击的昆虫,不会有很多人想着去抓蜜蜂来玩。而它们之间最大的区别,也就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页 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