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第五十八章

一秒记住♂.{完^本,神^立占,首^发}♂手机用户输入地址:м.xinwanben.coM

原本康斯坦丁只是让吴川过来认一人商行的地址,好让他知道联系他们的地址,毕竟关于组织的事情,他并不想让那位美国人知道的太多。

但是他没有想到,仅仅只是认个门,吴川也能对这个新建的据点提出这么多问题,使得他们在商行的账房内足足谈了一个多钟头。

虽然吴川对这个据点的建立提出了众多的意见,几乎把他们原先的计划完全推到重来了,康斯坦丁也丝毫没有嫌弃对方多事的念头。如果不是吴川看着时间不早,主动结束了这场谈话,他其实很愿意继续倾听下去的。

不过就在吴川准备离去之前,依旧没有忘记让店员为其打包十磅最廉价的糖果,拒绝了康斯坦丁打算拿最好最贵的糖果。这一举动让康斯坦丁极为好奇,经过了刚刚的谈话之后,他总觉得吴川做的一些事并非没有用意的。

因此同对方上了马车之后,他不由好奇的向吴川问道:“为什么你不愿意拿一个卢布以上每磅的糖果,反而要这种28个戈比一磅的?就算你是拿糖果去哄乡下孩子,贵一些的糖果难道不更诱惑他们吗?”

吴川轻轻拍了拍放在一边座位上的大纸袋子,微笑着说道:“在我国流传着一个守株待兔的故事,说的是古代有个农夫过着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生活。他努力劳作,遇到好年景,也不过刚刚吃饱穿暖而已…”

对着康斯坦丁说完了守株待兔的故事之后,吴川突然向对方发问道:“萨尔诺夫先生,您觉得老天让这位农夫捡到一只兔子,到底是奖励他的勤劳呢?还是在惩罚他的愚昧呢?”

康斯坦丁和马尔科都陷入了思考之中,过了许久康斯坦丁方才有些迟疑的说道:“这似乎并不能责怪上天吧,说到底还是这位农夫过于贪心了,想要不劳而获,才会荒废了自己的田地,最终失去了自己的土地啊。”

吴川笑了笑说道:“是啊,看起来故事里的农夫落得如此下场,只能认为是他自己过于贪心了,以为今天的不劳而获,今后便可以永远不劳而获的生活下去。

但如果我们换一个角度去看,到底是谁让农夫抛弃了凭借劳动可以丰衣足食的观念,认为只要依靠一颗大树,就能源源不断的收获来自杀的兔子?难道不是那个操纵兔子撞上树根的上天吗?

您瞧,它只是花费了一只兔子的代价,就毁坏了一位农夫的价值观,让他再也无法相信凭借劳动就可以丰衣足食的信念。虽然这令广大听众受到了教育,但却是以毁灭了一个农夫的人生作为代价的…”

吴川说到这里,眼神不由恍惚了一下,他一时不由想起了他那个时代一档很有名的电视节目。富人把自己的小孩送到乡下受教育,让他们知道生活之艰辛。而他们对于穷人的回报就是,用别人努力一辈子都无法获得的生活去毁灭穷人孩子的世界观。

在光怪陆离的大都市中,哪怕是个成年人都有可能抵御不住灯红酒绿的诱惑,放弃自我堕落下去的不在少数。而资本家控制的电视台,却直接拿城市富裕家庭的优渥生活去引诱穷人的孩子,还美其名为让乡村的孩子见见世面。

出生于乡村并不是一种罪过,失去了努力才有回报的人生观,把改变家庭出身寄托于天上掉馅饼式的一夜成名,或是得到富裕家庭的资助,对于劳动人民的孩子来说才是一种犯罪。至于毁掉穷人家的孩子以教育自己的孩子,这种资本家玩弄人性的方式,正是人世间最大的罪恶。

吴川只是稍稍走神,就清醒了过来,对着康斯坦丁接着说道:“…28戈比一磅的糖果,他们今后只要努力工作,肯定能够依靠自己的努力再次尝到。一个卢布以上的糖果,对于其中的一些孩子来说,是他们怎么努力也不能再尝到的了。

如果一个人不管怎么努力都无法获得自己想要过上的生活,他要么就放弃努力,得过且过的混日子。要么就干脆偏离了正道,去寻找能够让自己过上梦想生活的道路。对于这些孩子们来说,拿着糖果给他们的我,和操纵那只兔子撞上树根的上天并没有什么区别。

所以,如果我没有能力去改善他们的生活环境,那么就不应该去改变他们的世界观,这样起码他们还能照着原先的世界观生活下去。我觉得这才是一种善意,不是吗?”

最新章节

前往

·完·

·本·

·神·

·站·

将吴川送到了旅馆门口之后,康斯坦丁并没有下车,他向吴川告别道:“我马上还要坐班车南下,你如果有什么要事就通知马尔科好了。至于你今天说的关于商行的整顿事项,马尔科会尽快一一整改过来的。等你从乡下回来,再去验收吧。另外,替我向佩奇问好,这次走的太急,只能下次过来再去问候他了。”

吴川点头答应之后,就抱着一大包糖果走进了院子。坐在马车上的康斯坦丁看着吴川的背影消失在大门之后,方才探头出车门对前面的车夫说到:“下面去火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页 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