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第五十六章

一秒记住♂.{完^本,神^立占,首^发}♂手机用户输入地址:м.xinwanben.coM

马尔科.巴普洛夫开的这间商行,是顶了别人的店接着做,因此除了店铺门口换了一块招牌之外,店铺里的格局和货物倒是没什么变化。不是熟悉这家店铺的街坊,恐怕都看不出老板换了人。

吴川既然接到了康斯坦丁的邀请,自然也就顺其自然的下了马车,跟着两人进入店铺内转了转。这大约是一个前铺后房的寻常格局,后面的大院子里除了住人之外,还有着堆放货物的仓库和一道进出后巷的后门。

商行主要做茶、糖、烟酒等日消商品的批发生意,回到前铺看到货架上的几种糖果之后,吴川顺手拿了一块牛奶糖,然后一边剥开塞进嘴里,一边向着身边的马尔科.巴普洛夫随意问道:“这里最便宜的糖果怎么卖?”

马尔科.巴普洛夫顿时愣住了,这个商行名义上是他开的,但他也不过才来第二次而已,他哪知道这些商品怎么卖。他赶紧说道:“这我可不太清楚,您想要什么糖果我找人给你装起来就好了,哪用您付钱。”

吴川看了看货架周边,确定除了一个伙计在整理货架之外,刚好店内没有客人进来,他不由摇着头对马尔科说道:“巴普洛夫先生,您这个样子可不行啊。既然您是这间商行的老板,怎么会对自家商品的价格不了解呢?您既然选择了这个身份作为伪装,那就得真把自己当成商行的老板才行。

政府的密探可不会给你重新再来的机会,如果你们只是想要玩过家家的游戏,我可不愿意拿自己的性命冒险…”

面对吴川的突然发难,马尔科.巴普洛夫一时都不知道该如何回答了。站在他身边的康斯坦丁倒是反应敏捷的向吴川解释道:“这只是一个意外,因为时间过于仓促,我还没来得及向马尔科交代这些事情。吴先生,请您相信我,我会尽快培养他熟悉商行的业务的。”

对于康斯坦丁的解释,吴川并没有接话,他将嘴里的牛奶糖咀嚼了数次,方才对着康斯坦丁严肃的说道:“萨尔诺夫先生,我和你们不一样,保卫犹太人不是我的事业,拯救中国人民,推翻腐朽的清政府才是我的目标。

所以,在回到中国之前,我其实并不愿意多事。跟随老师前来俄国,那是因为我认同老师所主张的理念,团结一切被压迫民族反抗压迫者,世界人民才能获得自由。因此对于犹太民族反抗沙皇专制政府和欧洲列强残酷迫害一事上,我认为犹太人民和中国人民是有着相同目标的。

但现在老师已经失踪了,我并不清楚你们的理想是否和老师一样。你们究竟是抱着联合全世界被压迫民族一起反抗西方列强的帝国主义和殖民主义;还是只是想利用被压迫民族的反抗行动,来换取犹太民族单独的自由?”

一直以来,康斯坦丁都觉得吴川身上缺少了些什么,使得他看起来像是一个良好家庭出身的绅士,但仔细推敲的话,又觉得他日常的语气腔调看起来并不怎么符合一个上层人士的身份。

如果不是吴川对于政治上的见解实在过于出色,出色到了令他和伯爵都认为这不是一个中下阶层家庭能够培养出来的视野和格局,那么他们对于吴川的态度就不会像现在这样以拉拢为主了。

不过在这一刻对方的突然发难,让康斯坦丁措手不及之下,也终于完全释去了对于吴川身份和豪斯教授背景的最后一丝怀疑。

面对吴川以组织的理念进行质问,康斯坦丁知道他若是不能给出一个满意的答复,那么对方完全可以就此和组织划清界限,而不用承担什么责任了。那么接下来想要继续合作下去,吴川倒是可以站在一个和组织平等的地位进行协商条件了。

对于康斯坦丁来说,这样的变化无疑就是一种失败。要知道,他刚刚差点都已经把对方绑在了组织的战车上,让对方成为被组织驱使的一名雇员了。

只是康斯坦丁内心思考再三,都无法对吴川做出一个肯定的答复。因为,他终究也不过是组织中的一员,即便身份比其他人高上一些,也难以替组织做出这样的决定。就算是组织的创始者弗拉基米尔.金兹堡,也要和组织中的其他资助者磋商后,才能正式回答这样的问题吧。

最新章节

前往

·完·

·本·

·神·

·站·

而面对吴川这样的人,他又无法加以欺骗。一个协助完善组织的关键人物,一旦发觉自己受到了欺骗,康斯坦丁可难以预料对方会如何进行回击。哪怕就是把他们组织的情报泄露给美国记者,都会令组织受到重创的。

毕竟组织谋求的不仅仅是领导俄国犹太人,而是整个犹太民族。那些美国的犹太人,本来就不怎么满意欧洲的犹太富豪,认为这些人对于自己的欧洲同胞关注不够,才会令那些底层的犹太人受到了这许多迫害。

一旦吴川倒向了美国犹太组织,他可不认为那些美国的暴发户会对组织抱有什么好感。思量再三之后,康斯坦丁只能含糊其辞的向吴川说道: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页 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