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第四十七章

一秒记住♂.{完^本,神^立占,首^发}♂手机用户输入地址:м.xinwanben.coM

邮局的职员西蒙.伊凡洛维奇把一块牌子交给面前衣冠楚楚的年青绅士后,毕恭毕敬的对他说道:“萨尔诺夫先生,请您去3号房间通话,就是顺着这条走廊过去的倒数第二间,需要让我带您过去吗?”

康斯坦丁对他微笑着摇了摇头说道:“不用了,我知道该怎么走。”

谢绝了过于殷勤的邮局职员,康斯坦丁便顺着走廊走到了3号房间。克拉皮文县的邮政局大楼建成也还不到十年,不过康斯坦丁觉得和彼得堡的建筑相比,这里好像就是上个世纪的建筑了。

不过他来这里可不是欣赏本县官员的审美观念的,因此稍稍在心里点评了一番之后,便拉开了3号电话间的房门走了进去。

拨出了电话号码之后,坐在电话桌前的康斯坦丁等了没多久,便听到了电话那头传来了熟悉的伯爵管家的询问声。虽然电话里管家的声音改变了许多,但和伯爵管家极为熟悉的他还是迅速辨认出了对方的语气和说话习惯。

康斯坦丁向对方问候兼闲聊了几句之后,便询问起了伯爵的行踪,表示自己有事要向伯爵汇报。

“那你要稍稍等上一会了,伯爵正在餐厅享用自己的早餐呢,我去给你传达一声。”

“好的,米勒先生。”康斯坦丁轻松的回了一句,随后他便将听筒放在了桌面上,自己掏出了一只香烟吸食了起来。

不过康斯坦丁才吸了半支烟,听筒内便传来了声音,他赶紧把香烟摁灭在一旁的烟灰缸内,然后快速拿起听筒,对着面前桌上的话筒问候道:“是伯爵阁下您吗?”

听筒内传来了一个男声,“是康斯坦丁吗?我就是弗拉基米尔。”

听筒内的男子表明了身份就沉默了下去,康斯坦丁马上恭敬的对着话筒说道:“早安,伯爵阁下。我昨天已经同开普兰先生和豪斯教授的学生见过面了,还和教授的学生讨论了一些问题。”

“哦,那么你对教授和他的学生有什么样的看法?”

“嗯,我昨晚正式向教授的学生发出了学会的邀请,并给他定下了500英镑的年金。”

听筒内沉默了片刻,方才继续传来了声音,“你的结论就是,光是教授的学生就价值500英镑吗?”

康斯坦丁毫不迟疑的回道:“不,我认为他应该比500英镑更贵一些。”

听筒内的男子终于有些吃惊了,“为什么?”

康斯坦丁思考了数秒后说道:“之前不是有传闻,立宪民主党的一些成员希望拿2万卢布向社会革命党请教一些,关于党团建立的准则,以对付斯托雷平大臣派出监视他们的密探么。

昨天我和那位教授的学生谈论的关于社团组织建设问题,我认为大约已经超过了这个数目了。如果我们能够按照教授的设想去改组我们在俄国犹太人中建立的组织,那么组织将会少流许多鲜血,而组织的上层也会比现在安全的多。”

听筒中的男子再次沉默了片刻,方才对着康斯坦丁说道:“如果真的如你说的这样,那么500英镑的年金又似乎少了些。你确定,这个价格能够让那位教授的学生能够充满感激的为我们写出所需要的东西来吗?”

康斯坦丁立刻解释道:“他毕竟只是从教授那边听来的一些只言片语,并不是由他自己思考出来的东西。我担心把价格开的太高,反而会让他有保留知识,待价而沽的念头。毕竟一旦他卖完了从教授那里获得的知识,就没什么可卖的了。”

听筒内的男子显然不认同他的说法,“康斯坦丁,你的想法显然有问题。哪怕他把从教授那里听来的知识都告诉了我们,他对于我们来说也还是有价值的,毕竟他才是和教授关系亲密的学生。

这并不是做生意,他卖出知识,我们付钱,交易就算完成了。我们现在做的事情,随时都有可能让我们陷入危险之中,能够让我们远离危险的每一分可能,都是值得拼尽全力去争取的。

既然你对教授的学生都如此认同,那么教授对于我们的重要性也就不言而喻了。但是,既然教授到了俄国都没有上门拜访我,显然他对于我们这些犹太家族是有着误解的。所以想要获得教授的认同,光凭这样一点金钱交易恐怕是不够的,我们需要和教授建立起某种私人关系,从他的学生这里入手,这是个不错的开始。”

康斯坦丁不由小心翼翼的问道:“那么阁下的意思是?”

“既然你已经和教授的学生达成了初步共识,现在再无故提高对他的待遇,恐怕也不太妥当。不过克拉皮文县应当有我们控股的银行吧,你先给他在银行里开一个户头,存入你承诺他的5000卢布年金之外,再以家族的名义替这个户头做1万卢布的担保。告诉那位先生,如果他万一有什么急需的话,可以随时从银行提取一万卢布以下的应急金…”

和那位来自圣彼得堡的康斯坦丁碰面之后,吴川感觉自己似乎快要恢复真正的自由了。一直让他芒刺在背俄谢尔盖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页 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