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第四十章

一秒记住♂.{完^本,神^立占,首^发}♂手机用户输入地址:м.xinwanben.coM

吴川已经偷偷打量过杂货店的门面,只是那种居民区小卖店的水准,看起来这样一块茶砖对这家店来说也是一笔不小的财富了。

但即便如此,吴川也不打算做什么见义勇为的人物。这两名黑帮分子在这家店里闹事,附近的街坊居然没有人站出来劝说,不是这些黑帮分子势力太大,便是这家人平时没什么人缘,怎么看他介入这场冲突都是不理智的。

只是,下一刻一个八九岁的女孩从店里冲出来,扑在妇人身上大哭了起来。看着这个比娜塔莎大不了多少的女孩,吴川终于心有不忍的向两名还想上前的黑帮分子说道:“等一下,我有话同这位老板娘说。”

别连科兄弟倒是停下了脚步,不过两兄弟却把目光盯在了吴川身上,身材较高的哥哥嘲讽着说道:“怎么,日本人,你打算替她出例钱吗?”

“什么例钱?我们家已经交了国税、省税和自治税,凭什么还要再向你们交例钱,你们简直就是一群强盗…”

“你个臭婆娘看来是真不想把店开下去了,连我们乌沙科夫老大订下的规矩都敢抗议,要不是看你是个女人,今天非要让你尝尝我的拳头。不过站在那边的日本猴子,你可是个男人,怎么样,要和爷爷比试比试吗?”

吴川并不理会两名黑帮分子的挑衅之语,也没在乎妇人对自己的哀求,只是向着妇人平静的说道:“刚刚你说,这块茶砖出价3个卢布是吗?”

这名妇人从刚刚就注意到了吴川身上穿的西服,知道这一定不是什么普通人物,所以才想着博取对方的同情,让他把这两名黑帮兄弟赶走,最好能够再把对方抢走的例钱拿回来。

但吴川的反应却出乎了她的意料,不仅没有同两名黑帮冲突,反而问起了茶砖的价钱,她有些茫然的回答道:“是的先生,这可是V.维索茨基&Co茶叶贸易合伙公司出产的优质茶砖,真正的上等茶砖,3个卢布一点都不贵。”

“瞧瞧这个臭婆娘还在糊弄人,在莫斯科这样的茶砖也就出价2.2个卢布,省城不过卖2.5个卢布,你居然还敢开价3个卢布,真是把我们兄弟当成乡巴佬了吗?”

吴川并没有理会两兄弟和妇人之间的争吵,只是从口袋里掏出了四、五张纸币,然后点了一张两卢布和一张一卢布的出来交给了妇人。就在妇人紧紧抓着钱有些不知所措的时候,吴川从她手中取过了茶砖道:“3卢布对吧?这块茶砖我买了。”

取过茶砖之后,吴川便想要离去。但是对面个子较矮的黑帮分子却不干了,他一边撸着袖子上前,一边骂骂咧咧的说道:“日本佬你是聋子吗?这块茶砖现在是抵债给我们的,就算你要买,也得给我们钱…”

刚刚站在那里发呆的妇人,现在却机灵的拖着女儿躲在了吴川身后,口中还叫嚷着:“什么抵债给你们的,明明是你们硬抢,这位先生花了钱向我买的。你们这些流氓不要太过分了…”

看着对方向自己伸过来的肮脏的手,似乎想要推开自己,吴川刚想避开却又迅速的挺起了胸膛。虽然他在这个时空呆了也就一个月左右,但他倒是理解了这个时代的一条基本规则。不要轻易和人爆发冲突,真要和人爆发了冲突就不能轻易的退让。

不管是以自由著称的美国,还是以贵族传统自居的欧洲,身为一名绅士就应该具备无所畏惧的品质,这也是上层阶级对于下层阶级所拥有的天然优越感。美国绅士用钱和枪支保卫自己的尊严,而欧洲绅士则以法律和等级制度捍卫自己。

特别是在俄国这样一个专制国家,下层阶级冒犯上层阶级所受到的惩罚,要远远严重于偷盗的罪名。吴川因为要跟随佩奇拜访列夫.托尔斯泰伯爵,不免就了解了一些这位伯爵生平的逸事。

于是他就听说过这么一个故事,据说伯爵曾经为一名士兵向法庭求情,士兵希布宁因不堪军官的虐待而打了军官一记耳光,结果法庭却要判他死刑。即便以伯爵的身份替这位士兵求情,可是为了维护等级社会的尊严,这位士兵还是被枪决了。

因此在这个国家,只要是一位绅士,你就不应该对下层阶级退让,这是维护你自身等级体面的方式。换句话说,一个不能维护自身等级体面的绅士,几乎就是自绝于上流社会。

吴川虽然知道自己只是一个冒牌货,但他更知道一旦他失去了这层光环的保护,即便美国人不说什么,那位俄国上尉也要开始重新审视自己的身份了。因此面对两名黑帮分子的挑衅,哪怕他心里慌的一比,但面上却依然保持着镇定,伸手推开了对方伸过来的脏手。

“拿开你的脏手,你是想要攻击我吗?混蛋。”吴川对着别连科兄弟的眼睛怒斥道。被拨开手的弟弟还待继续上前,却被哥哥按住了肩膀。

“您最好拿上您的茶砖离开这里,这条街可不是像您这样的人该来的地方。您要是在这里受了罪,可没人知道是谁干的。这是我们乌沙科夫帮的地盘,我们老大可不怕您这样的外来人。我们和这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页 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