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第三十章

一秒记住♂.{完^本,神^立占,首^发}♂手机用户输入地址:м.xinwanben.coM

和谢列宁的第一次见面,老实说并不愉快。这位体格健壮,像拳击手多于像一名知识分子的土地测量师,对于美国记者的采访并不像拉戈任斯基等代表这么热衷,他把佩奇的采访视为一种对于自己工作的干扰。

特别是知道了谢尔盖上尉的密探身份后,他的神情就更为冷淡了。负责介绍谢列宁的书记玛尼洛夫根本压不住这位土地测量师,毕竟对方可是专业技术人员,并不是他手下那群没有什么技能的抄写员,他的工作并不是什么人都能取代的。

而且谢列宁身后还有一个土地测量师协会为其撑腰,哪怕是拉戈任斯基等第一要素代表,平日对他也比其他低级办事员要客气的多。毕竟这些知识精英们才是撑起自治会日常事务的骨干,也是俗称的自治会第三要素。

在拉戈任斯基没有在场的状况下,大家交谈的又不甚愉快,谢列宁于是无视了身边的书记起身对着佩奇说道:“如果你想要正式采访土地改革的话,只需在自治会里看一看文件记录就可以了,没必要跑去乡下,去和那些地主、富农谈话,我不认为他们会说出和这里的文件记录不一样的话语。现在正是农村最忙的季节,我可不愿意带着你们四处闲逛,浪费他人和我自己的时间。”

玛尼洛夫终于愤怒了,他瞪大了眼睛看着谢列宁怒喝道:“谢列宁.克雷洛维奇,这可是拉戈任斯基代表交代下来的任务。你拿着自治会的薪水,就这么对待自己的工作吗?我要把你今天的恶劣表现完全报告给代表。”

谢列宁撇了他一眼,拿起了放在桌上的帽子回道:“自治会付给我的薪水,是让我测量土地,我可不知道还包括陪人闲逛的工作。玛尼洛夫请你放尊重一些,你只是一个书记,无权安排我的工作。而且这只是拉戈任斯基代表的决定,本县首席贵族于尔斯泰男爵知道这个决定吗?在没有得到男爵阁下意见之前,我拒绝接受这个任务。”

谢列宁说完之后,便不再看向面红耳赤却又不敢接口的玛尼洛夫,就这么离开房间扬长而去了。面对这样的结果,大家都不知道该说什么,房间内一时出现了短时间的静默。

过了片刻,还是最不关心采访的谢尔盖上尉吹了一声口哨,开着玩笑说道:“这家伙可真是条汉子,如果是在彼得堡,我一定要请他去喝杯茶,看看在密探局里他是不是也能这么硬气。”

玛尼洛夫原本对于谢列宁的满腔怒火,顿时化作了满心的惶恐,他一边拿着手帕擦着额头不断冒出的汗水,一边向上尉道歉道:“谢列宁.克雷洛维奇平日里就是这幅德行,仗着自己是彼得堡大学毕业的,一贯瞧不起我们这些同僚。

拉戈任斯基先生恐怕也没能料到他会这么狂妄,连你们这些彼得堡来的贵客都不放在眼中。我一定会把今天的事原原本本的向拉戈任斯基先生报告的,还请先生们再等上两天,到时代表一定会让他亲自来向各位道歉的。”

谢尔盖上尉转了半个身子,微笑的看着佩奇问道:“开普兰先生,你怎么看?”

虽然佩奇心中颇不痛快,但他还是平静的说道:“虽然有些小小的缺憾,但我在本县的采访总算是开了个头,不管开头是好是坏,我相信结局总会是好的。

谢列宁先生的抱怨,我还是能够理解的。我相信不管是谁,都不会喜欢自己的工作计划被打乱。但这终究只是一个沟通问题,我相信拉戈任斯基先生总能为我们安排好这件事的。而且即便是看在几日前伊芙诺娃夫人的亲切招待上,我们也应当给拉戈任斯基先生一点时间处理这件事。不是吗?上尉先生。”

听到了自己刚刚搭上手的爱人玛丝缪娜的名字,谢尔盖上尉终于打消了想要借机闹事,让美国记者和县自治会的办事员对立起来的想法。

上尉转头盯着玛尼洛夫看了将近半分钟,看着这位书记都快把头低到胸口了,方才出声说道:“好吧,请你务必完整而无遗漏的把今天的事报告给拉戈任斯基先生。我可不希望因为一场误会,而失去了对拉戈任斯基先生好感。或者,这也许是我的错觉,没有了利奥.于尔斯泰男爵在本县的坐镇,县自治会好似就失去了控制…”

当谢尔盖上尉等三人离开了自治会大楼之后,恭送着马车离开的玛尼洛夫这才感觉自己的双腿有些发软。刚刚上尉皮笑肉不笑的样子,终于让他想起对方可不是一名普通的彼得堡官员,而是拥有着莫大权力的密探。

虽然沙皇陛下允许了地方自治会的成立,但一直以来沙皇都把自治会视为了对抗政府的自由主义的基地。特别是1905至19年间爆发的民众革命,各地自治会在革命中起了骨干的作用,甚至一度建立起了全国自治会联盟,试图把地方自治会上升为俄国的议会。

而斯托雷平就任主席大臣之后,发动六三政变强行解散第二届国家杜马,从而正式终结了革命。彼得堡对于地方自治会的权力限制和监视就越来越严密了,斯托雷平甚至还积极扶持地方行政长官,试图从地方自治会中收回管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页 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