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第二十六章

一秒记住♂.{完^本,神^立占,首^发}♂手机用户输入地址:м.xinwanben.coM

谢尔盖上尉承诺为佩奇引见本县自治会的代表,显然不是什么敷衍之语,三天之后他就邀请佩奇和他去见一见,管理本县土地登记的自治会代表拉戈任斯基。这位贵族代表就是负责推行实施土地改革政策的本县负责人。

作为佩奇的助手,吴川自然也就跟着新老板去采访了。拉戈任斯基在城郊有一所不错的宅子,当然不是吴川他们曾经见过的那种世袭贵族庄园,这就是一个占地10余俄亩的独立农场围绕的乡间别墅。

嗯,这个独立农场虽然没有亚斯纳亚·波利亚纳庄园把一整座山林和路过溪流圈占下来的气势。但是相对于周边的土地来说,已经算是包涵了果林、牧场、耕地在内,一个自给自足的独立世界了。

坐在马车上对此一无所知的吴川,看着被耕地和树林所包围的乡村别墅,不由愚蠢的向马车内的两人问道:“这位拉戈任斯基先生为什么不把家安置在城内?住在这种乡下地方,不会感觉不方便吗?想要进城买点东西,来回的路上恐怕也要花去一两个小时吧。”

谢尔盖上尉嗤之以鼻的反驳道:“这周边的土地都是拉戈任斯基代表的财产,不管是粮食、牛奶还是蔬菜,这片土地上都是应有尽有,住在这里怎么会不方便。

进城买日常用品自然有仆役去采购,这种事情哪里需要主人去操劳的。至于主人家家眷想要买的东西,最好的自然需要她们亲自去省城或莫斯科采购,次一等的只要写封信送去城内,商店自然会把商品送上门来挑选,哪里用得着她们出门的。”

吴川一阵哑然,但还是有些不甘心的说道:“那么她们难道不用出门社交的吗?整天呆在这种乡下,和坐牢有什么区别?”

上尉鄙夷的看了他一眼,似乎都不屑于回答吴川这个蠢问题。这时,佩奇出声打着圆场说道:“俄国城市和我们美国差不多,城市里住的多是那些在工厂做工的工人,他们必须住的离工厂较近,才能保证有足够的休息时间。

但是,居住的地方人一多,不仅卫生会变得非常糟糕,也容易传染上霍乱之类的疫病。所以,只要是不依赖工资生活的贵族或是地主,都会在城市郊区居住。这里不但空气清新、水源清洁,而且还能从乡村获得新鲜的食物,这才是适合上流人士居住的地方。

至于你说的社交,刚刚我们经过的那些独立大建筑,就是本县上层人士的住宅。这里的社交并不需要进城,只要有人发出请柬就会有客人上门的。

因为这些上层人士都住在这附近,这边的治安反而要比城内好的多,只要有一处发现了盗贼或是流民,各家都会派出男仆出来帮忙的。而且警察局也在附近设置了巡警,会定时在这条路上巡逻,本县没有比这里更适合居住的地区了。”

好吧,吴川承认自己是走入了误区了,把原来世界中国城市的基础建设当成了城市应当具备的基本条件。但事实上,在这个时代,不要说英法这等先进的资本主义国家,就是后起之秀的德国和美国,城市规划和基础建设也不过处于一个方兴未艾的时期。

特别是俄国这样较为落后的资本主义国家,城市建设更是远不及欧美等国,于是有钱人干脆住在了远离城市的乡村,以保证自己能够享受到田园之美和乡村的健康生活。而只要有着足够的金钱,在当代通讯和运输技术的协助下,住在乡村和住在城市能够获得的讯息和享受其实并无什么差别。这一点,看看路边那些架着电线的木杆就知道了,这些乡下的住宅依然享受着这个时代最为先进的文明成果,而不是活在点着蜡烛照明的中世纪。

看着突然沉默下去的吴川,为了让这位助手一会不在闹出什么笑话,佩奇趁着抵达目的地还有些时间,干脆为吴川稍稍解释了下,这俄国地方自治会究竟是个什么组织。

“…自治会分省、县两级,虽然看起来同我国和英、法的议会很像,但它确实算不上是一个完全的议会。

你说它是一个民选的代议机构吧,但它又不是民众普选出来的,且也没有立法权。说它是一个行政机关吧,它又缺乏固定的组织编制,甚至有时还会为了地方的利益对抗来自中央的命令。

所以,我们可以把它当成一个地方自治的机关,一个没有立法权力的代议机构。这个组织出现的时间其实也没多久,它是1861年沙皇亚历山大二世推动社会变革的产物。起初主要是为了帮助政府解决征税的难题,政府给与地方民众自治的权力以换来地方民众按照法律缴纳税收的义务。

不过时间一长,自治会的权力就从征税事务扩张到了,管理地方经济、卫生保健和教育等事务。可以说,在地方上自治会的权力是相当大的,就算是本县的县长,不通过县自治会,也是没办法将政府公文向本县民众进行宣布的。

当然,这并不表示自治会就代表了民众的利益,脱离了政府的控制。根据自治会代表的选举办法,地方选民必须按照财产资格分为三个选民团,即地主选民团,城市选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页 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