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第二十四章

一秒记住♂.{完^本,神^立占,首^发}♂手机用户输入地址:м.xinwanben.coM

佩奇.开普兰坐在餐桌前,看着吴川已经能够熟练的向旅馆餐厅的侍者下单后,不无欣赏的向他说道:“想不到这么短时间内,你就能够把俄语学到这种程度了。当初我可是在母亲的督促下,花了四、五个月才能用简单的俄语和她进行交谈,这可真是一个奇迹。”

吴川喝了一口侍者为他送来的热开水,这也是他在这家餐厅享受到的唯一一项特殊待遇了。不管是俄国人还是美国人,他们要么直接喝凉水,要么喝加冰块的冰水,除了每日的茶饮外,基本不喝任何带有热气的饮料。

感受了下热水给口腔带来的适度刺激之后,吴川才微笑着对佩奇回道:“哪是您的母亲一定没有试过,让你只能用俄语点餐。相信我,为了填饱自己的肚子,您一定会比我更快的学会俄文的菜名的。”

“哈哈,你可真是有趣。幸亏我母亲不知道这个窍门,否则我也许要吃上一个月大列巴和酸黄瓜了。”佩奇大笑着回答着。

吴川接下来又向佩奇例行询问了下今日俄国报纸刊登的新闻,当餐厅的侍者将两人的早餐端上来之后,他就住了口,准备像往常那样先解决自己的早饭问题。

不过佩奇并没有像往常一样开动,他拿着刀叉犹豫了下,又开口向吴川问道:“谢尔盖上尉今天还是和昨天一样,直到天亮才回来的吗?”

吴川想了想,便点着头回道:“是的,我早上出门时在楼梯口遇到的他,他还跟我提及,替他将中午的菜单更换为B餐,他今日的肠胃好像有些不舒服,想要吃些清淡的。”

佩奇一边漫不经心的切着面前餐盘里的鸡蛋,一边不悦的回道:“他现在每晚都喝的醉醺醺的,肠胃要是能好的了就奇怪了。这么看来,不到中午,我们又是见不到他了。”

吴川提起咖啡壶给自己的杯子里倒了些咖啡,点着头说道:“不出意外的话,应该是和往日一样,中午之前他才会起身了。您有事要找他?”

佩奇突然停下了手上的动作,抬头看着吴川认真的说道:“其实是我有事想和你说,我觉得上尉不在的时候,更适合谈论这件事。”

吴川抿了一口来自土耳其的优质咖啡豆,微酸又带点苦涩的味道,让他的头脑都清晰了几分,他这才有些好奇的看向佩奇问道:“和我谈论?究竟是什么事?”

佩奇注视着他的眼睛说道:“今天早上我收到了一份电报,是来自圣彼得堡美国公使馆的。电报上说,豪斯教授从芬兰给他们寄来了一封信件。”

“奥,豪斯教授有消息了,那可真是一件好事…啊,烫,烫。”吴川一个激灵下,方才反应过来佩奇说的豪斯教授是谁,这让他一不小心就将放到嘴边的咖啡杯子给倒歪了,热咖啡顿时倒在了自己的大腿上,这让他忙不迭的起身整理起了裤子。

借着这一突发事件,吴川终于将听到豪斯教授引发的激烈反应给隐藏了起来。拿着餐厅侍者送来的毛巾清除了咖啡倒在裤子上的水迹,并重新坐回了座位之后,吴川方才按住内心的惊吓,略显激动的向佩奇一连串的问道:“老师有消息了,这真是太好了。他对公使馆说了什么?可说了什么时候回来接我,不过老师跑去芬兰做什么…”

刚刚一直观察吴川表情的佩奇发现,当他向对方提到豪斯教授出现在芬兰时,对方表现出来的吃惊和错愕显然不是伪装的,这就证明了吴川的确不知道自己的老师会从俄国跑去芬兰去。虽然芬兰大公国和俄罗斯已经共同尊崇了一个君主,但芬兰大公国还是有着那么一点点自主权力的,并不能完全将它视为俄国。

其实佩奇收到这份电报时,也是大感莫名其妙,这才想来吴川这里试探一番,想要了解对方究竟知不知道豪斯教授前往芬兰的计划。确认了对方并不知情,反而向自己提出了一系列的问题,他不得不说道。

“请别过于紧张了,我也是刚刚收到这样一个电报,但是关于豪斯教授信件的内容也是不清楚的。不过电报上已经注明,希望我今天上午给彼得堡去个电话讨论此事。我看,不如一会你和我一起去邮局打这个电话吧。”

“当然,既然有了老师的消息,我自然是要和您一起去的。只要老师没事就好,这下我是真的放下心来了…”吴川口中不断的提及自己对于老师的想念,甚至还迫切的加快了用餐的速度,表现出了一个想要尽快去探听老师下落的好学生的样子。

可事实上,他心里却非常的焦虑不安着。因为他怎么也想不通,为什么会有一个真实的豪斯教授会给美国公使馆写信,这完全是不可能的一件事么。

佩奇似乎也有些心不在焉,他看着吴川这么着急,便随意扒拉了几口食物,就放下了刀叉起身对吴川说道:“到底怎么回事,我也很是好奇,你要是不回房间的话,那么我们现在就下楼吧。刚刚我已经吩咐了戴维让旅馆叫了一辆出租马车,现在下去应该刚刚好。”

“那我们还等什么,我可不用换什么衣服,就这么出发吧。”吴川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页 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