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第二十三章

一秒记住♂.{完^本,神^立占,首^发}♂手机用户输入地址:м.xinwanben.coM

隔着电话线,谢尔盖上尉并没有听出上校的不悦之情,他只顾着自己的猜测继续汇报道:“…卑职以为,既然这位中国学生有着革命倾向,难保那位豪斯教授也是一位有着革命倾向的外国人。

一名有着革命倾向的美国人潜入我国,难道不是很可疑吗?如果豪斯教授是来联络我国反政府组织,企图颠覆我国政府的破坏分子,那么他的突然消失就可以解释了。

要么他被我们的警察给无意抓捕了,要么就是潜伏起来和我国的革命党人密谋着什么。如果我们顺着这条线查下去,也许就能找到豪斯教授的行踪了…”

然而谢尔盖上尉正为自己的新发现感到兴奋时,拉奇科夫斯基上校却从电话线中泼来了一盆冰水,对方冷漠而失真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可这和你有什么关系?你的任务是陪同那位美国记者在地方上转一转,然后安全的带他返回圣彼得堡。我可不记得给你下过其他的指示。难道说,上尉先生你现在都能够自己给自己安排任务了?”

哪怕谢尔盖上尉再怎么迟钝,他也听出了上校在电话中的不满。虽然他的出身要比上校高贵的多,但是他们家族交好的却是已经被赶下台的维特伯爵。因此谢尔盖上尉对于自己的上司,还是非常的尊敬的。作为特别行动队的一员,上校可是能够安排他去接近革命党人,做一名真正的密探的。

在社会革命党左派那里当卧底可不是什么好工作,不是有可能被革命党人发现身份而消失,就是有可能被革命党人安排袭击任务而被自己人打死。和他的那些同僚相比,陪同美国人到地方上转转,这简直和公款旅游没什么两样。

因此听出了上司的不满之后,上尉想要立功的心情顿时淡漠了下去,急忙在电话里解释道:“上校先生,我并不是这个意思。只是今日在托尔斯泰伯爵的庄园里,那位中国人和伯爵的交谈中,表现出了对于专制政府的不满,我以为…”

“你以为什么?以为借着这个机会给那位消失的美国教授戴上一顶破坏分子的帽子,美国人就会对教授的失踪不闻不问了?

上尉先生,请您现在认真的听取我的命令。我命令您,忘记今日在电话中向我报告的一切内容。不管那位中国人是革命党人还是那位美国教授是革命党人,都同你无关。您只需要给我安静的待在克拉皮文县,保证那位中国人和美国记者不要从你眼皮下消失,不要让他们遇到生命危险就行了。剩下的事情,我会亲自处理。

如果你连这一点都做不到的话,也许我应该打一个报告,把您调去高加索山区或是东西伯利亚,哪些地方也许能够满足您旺盛的好奇心。”

放下电话的拉奇科夫斯基上校小声的抱怨道:“搞不清状况的年轻人,也不看看现在是什么时候了,是抓革命党的时候吗?整个圣彼得堡都知道,陛下对于斯托雷平阁下的不满已经溢于言表,大家都忙着站队呢,谁还有功夫关心一个中国人是不是革命党…”

当电话线内不再传来任何声音之后,谢尔盖上尉才有些茫然的放下了手中的听筒。作为一名不算有上进心的官员,老实说他只是想要尽到自己的责任,才会这么关切的注意那名中国人的动向。

但是今日电话中上校对他的呵斥,极大的打击了自认为是在尽忠职守的上尉。谢尔盖上尉有些难以忍受,地方上的行政长官和警察局拿着消灭革命党人的命令当做借口,四处镇压那些提出正当要求的工人和贫苦农民,不被认为是胡作非为。他向上校报告真正形似革命党人的疑犯,反倒被认为是在不务正业,这真正是岂有此理。

“大人,您已经通话完毕了吗?”一个声音突然出现在耳边,将垂头丧气的谢尔盖上尉惊醒了过来。他抬头望去,发觉那位带他上楼的邮政局职员还等在办公室门外,正是他问候了自己。

一向不把这些办事员放在眼中的谢尔盖上尉,此刻看着毕恭毕敬站在门外伺候的邮政局职员,心中倒是不免生起了几分好感。他心中不由闪过了这样一个念头,想来在大臣和上校眼中,自己和这个尽忠职守的办事员并没有什么区别,用到的时候还会点一点头,用不到了就连看都不会看上一眼了。

上尉迟疑的伸出手拍了拍他的肩膀,第一次向这位有些脸熟的邮政局职员主动问道:“你叫什么名字来的?”

虽然已经数次在上尉面前自报过家门,但西蒙此刻依然还是恭恭敬敬的回道:“西蒙,西蒙.伊凡洛维奇,大人。”

谢尔盖上尉对着他点了点头说道:“我记住你了,西蒙.伊凡洛维奇,感谢你为我的服务。我在本城还会待上一段时间,我会告诉你们的局长,我很满意你为我的服务…”

从亚斯纳亚·波利亚纳庄园返回之后,吴川和佩奇.开普兰的关系又亲近了不少,这位美国记者现在已经差不多将吴川视为了自己人,连带着他的贴身仆人戴维对于吴川的态度也从客气变得稍稍热情了几分。

不过对比起和美国人关系的进一步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页 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