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第九章

一秒记住♂.{完^本,神^立占,首^发}♂手机用户输入地址:м.xinwanben.coM

吴川熟悉的走进了佩奇.开普兰的房间,向美国人问候之后,便试着用简单的俄语向谢尔盖上尉等人问候道:“日安,上尉先生。日安,谢苗局长。日安,这位警官先生。”

“呵呵,吴先生的语言天赋还真是不错,才两天功夫就把这两句俄文说的似模似样了。你请过来坐下吧,谢苗局长今天过来,除了向我们通报一下查办案子的情况,还有一些事想要找你再核实一下。”谢尔盖上尉抢在了美国人的前面,喧宾夺主的向吴川道出了这场会面的主题。

坐在一侧沙发上的佩奇.开普兰只能无奈的向吴川使了一个眼色,让他按照上尉的意思去做。虽然佩奇.开普兰一直想要单独同吴川聊一聊豪斯教授的事情,但俄国上尉这两天却把注意力都放在了吴川身上,似乎只要吴川说的那些事一日没有证实,他就不打算让吴川离开自己的视线一般。

不过让佩奇.开普兰欣慰的是,除了第一天见面时吴川还有些紧张不安之外,昨天和今天倒是表现的越来越自然了。这让他觉得对方不太可能是个骗子,俄国警察证明不了吴川说的事情,只能证明这些人太过蠢笨无能罢了。

听到谢尔盖上尉的话语后,吴川顿时欣喜而兴奋的大步走向了客厅中间,对着上尉热情的询问道:“您是说谢苗局长带来了豪斯教授下落的消息?那真是太好了。请问老师现在在什么地方?他应该没受到什么伤害吧?我能不能现在去看望他…”

在吴川一连串的追问下,谢尔盖上尉的笑容顿时僵住了,他看了一眼边上的谢苗局长,方才拍着吴川的肩膀,将他按在身边的沙发上说道:“不着急,咱们慢慢来。你老师失踪的事情我们先放一放,我们还是先说一说你被打劫的那件案子。”

吴川赶紧摇着头说道:“和老师的安危相比,钱财不过是身外之物。如果有老师的消息,还请先告诉吧,至于抢劫我的盗匪,我倒是一点都不担心。既然有谢苗局长这样尽职尽责的警察在,我相信这些强盗是逃不出法律的制裁的。”

谢尔盖上尉简单的将吴川的意思翻译给了谢苗局长,接着便意味深长的对他说道:“谢苗局长,希望你的新发现不要让这些外国朋友失望,否则接下来我只好向省城的密探局求助了。”

谢苗局长的额头顿时沁出了细密的汗珠,他只有连连点头回道:“当然,当然,我们确实是有了这么一点新的线索…”

听完了谢尔盖上尉转述的谢苗局长的新发现,吴川楞了许久,方才一脸诧异的向上尉回道:“您刚刚说,不,是谢苗局长说,当天凌晨5点20分左右,本地火车站有职员看到我一个人提着包,从前往彼得堡的火车上下来了?”

谢尔盖上尉看着吴川奇怪的神情,不由转头又追问了谢苗局长一遍:“谢苗.尼古拉耶维奇,你确定你的手下盘问到的车站人员,真的在那个时间段看到李先生下车了?”

虽然上尉的眼神此时格外的严厉,但是谢苗局长却回过了神来,语气坚定的回道:“我以我父亲的名字保证,我的部下的确是这么跟我说的。当时只有这位中国人一个人下了火车,并没有其他什么美国人下车。”

注视了谢苗局长的眼睛数秒之后,谢尔盖上尉这才转过头来,对着吴川严肃的问道:“谢苗局长说,车站人员的确看到了你,你可有什么解释吗?”

虽然看着上尉和谢苗局长的交谈并不像是给自己下套,但吴川还是没有正面承认,他立刻摇着头大声反驳道:“这不可能,我怎么可能是一个人下的车。我连俄文都不会说,离开了老师就变成了哑巴和聋子,怎么可能丢下老师自己下车。我明明就是在车里看到了老师在站台上,这才下车去追赶他的。如果有人看到了我,就不可能看不到豪斯教授…”

谢尔盖上尉再次看向了谢苗局长,这次谢苗局长倒是有了几分底气,他不但一口咬定确实只有吴川一个人下了车,还认为对方可能是看错了人,实际上豪斯教授不是提前下了车,就是还在车上的其他车厢内。

吴川听了谢苗局长的猜测后,又开始质疑起了车站人员的眼光,并要求核对列车经过的路线。谢尔盖上尉在两人无休止的互相指责和争吵下,很快就迷失了方向,越来越相信豪斯教授也许确实不是在本县失踪的,甚至这根本就不是一桩失踪案件,而是一个阴差阳错的误会。

确认了吴川出现在本县并无问题之外,谢尔盖上尉倒是转而对失踪或是失散的豪斯教授生起了兴趣。他最终拍板,决定写信给彼得堡的上司,请求彼得堡密探局核对豪斯教授乘坐的这趟列车在沿途下车乘客的情况。

虽然谢尔盖上尉的决定不能够完全去除豪斯教授失踪事件的隐患,但是吴川知道自己倒是又多了几天安全的日子。不过这场会谈中最让他诧异的是,本地的警察局长主动替自己制造证据,让他在本县的出现有了一个合理的解释,这可真是一个好人。

至于他和豪斯教授如何进入俄国,如何坐上这趟列车的,这些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页 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