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第六章

一秒记住♂.{完^本,神^立占,首^发}♂手机用户输入地址:м.xinwanben.coM

“MMP,真是搬起了石头砸自己的脚,想不到现在俄国的物价和曾经的改革初期差不多,不,应该是全世界都低。”吴川一边在心中反省,一边则思索着该如何解释。

他同时也注意到,美国人注视自己的目光里充满了怀疑,这要是再被对方戳穿了谎言,恐怕就要从这里被赶出去了。不要说美国人,就算是他自己也不会容忍一个满口谎言的人留在自己身边的。

吴川沉默了片刻之后,终于从沙发上直起了身体,小声而认真的对美国人说道:“开普兰先生,其实我刚刚并没有说实话,不,应该说并没有把全部的实话说出来,因为我害怕自己会被俄国人交给清政府。”

佩奇.开普兰吐了一口烟雾后,依旧表情不变的说道:“那你说说吧,为什么你说实话,俄国人就会把你交给中国政府?”

吴川张了数次嘴都没发出什么声音,在他脸上依次露出了懊恼、紧张和焦虑的神情后,吴川终于还是硬着头皮向对方坦白道:“其实我是一个反清政府的革命分子,因为在国内暴动失败了才跑去的香港,我就是在那里遇到了豪斯教授…

而我所说的豪斯教授的身份,就是他这么告诉我的,我并不清楚这些事是否是事实。不过豪斯教授在香港开办的诊所,还是颇有名气的。我这次跟随老师来到俄国,其实是为了联络犹太人反抗沙皇政府的专制统治的,因此入境时用了一些非法的手段。

所以,我刚刚无法向先生您吐露实际情况,因为一旦让那位俄国上尉知道,不仅我的生命得不到保障,就连老师也会陷入到危险之中。”

佩奇.开普兰将手中的烟头重重的摁熄在一旁的烟灰缸内,口中却平淡的说道:“我很好奇,既然豪斯教授是一位反对帝制的革命党人,那么他在香港也可以反对清国政府,为什么要跑到这么远的地方,煽动那些没有力量的犹太人去对抗沙皇政府?而你又为什么会跟着他来俄国干这样的事?这对于你想要追求的中国独立,似乎完全没有关联吧。”

吴川却显得有些激动的说道:“怎么会没有关联,不管是犹太民族还是满清治下的各民族,无不是受到帝国主义和封建专制政权压迫的民族。

因此,不管是犹太民族还是我们汉民族,想要赢得民族和国家的独立,首要就是联合起来共同反抗那些东西方的压迫者。无视其他压迫民族的苦难,而只寻求自身的解放,这正好给了东西方压迫者们分而治之的机会,革命最终还是将要失败的。

老师平日里就是这么教导我的。而且,老师本身就是犹太人,反抗沙皇专制政权,最终建立一个犹太人自己的国家,就是他的理想。因此他才会跑来俄国联络犹太人的反抗力量,这也是我出现在这里的原因。”

“这样的话,有些事倒是说得通了。”佩奇.开普兰在心里认可了中国人的说法,但是他并没有把这种想法表现出来,而是继续追问道:“那么豪斯教授是怎么和你分开的,他到底去了哪里?”

“奥,这个问题说来就话长了…”吴川突然就住了嘴,转头向门口望去。只见谢尔盖上尉站在了门口看着他们,微笑着说道:“我是不是打扰了你们的谈话?”

吴川赶紧起身回道:“上尉先生,我正在向开普兰先生商量,希望能够借上一套衣服。您看,现在我只有身上这套衣服了,我需要一套干净的衣服才能把它们换下来。”

佩奇.开普兰也顺着吴川的话,对刚刚提着茶水进来的仆人吩咐道:“戴维,给李先生准备一套换洗的衣服,另外再取200卢布过来。”

就在吴川感谢佩奇.开普兰的慷慨时,一旁的谢尔盖上尉突然笑着说道:“正好,刚刚旅馆的仆役通知我,热水已经准备好了。不过我看,你似乎比我更需要好好的泡个澡,嗯我已经吩咐过仆役了,你换下来的衣服,他们会拿去清洗干净的…”

谢尔盖上尉显然并不是在向吴川请求,而是一个强制性的命令。吴川并没有拒绝,而是顺从的跟着捧着衣物的仆人走出了美国人的房间。

同佩奇.开普兰聊了一会,谢尔盖上尉就找了个借口离开了。当他关上了佩奇.开普兰的房门,在走廊上稍稍站了一会,就看到谢苗带着巡警从走廊另一头走了过来。

“怎么样?”

“上尉先生,什么都没有发现。他换下来的衣物里什么都没有,也许他说的不错,他的确是被抢劫了。”

托着下巴思考了一会,谢尔盖上尉不由再次问道:“他住的房间里呢?刚刚他不是在自己房间单独呆了几分钟吗?”

谢苗看了看自己的部下,一名巡警摇着头说道:“已经翻过一遍了,不过除了那些药盒之外,并没有其他东西,要把那些药盒没收吗?”

“不,药盒无关紧要,重要的是有没有能够证明他身份的纸张证件,你们再去搜上一遍房间…”谢尔盖上尉心中也是有些懊恼,他刚刚误以为是革命党的袭击,一时心神不宁方才出了点岔子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页 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