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第三章

一秒记住♂.{完^本,神^立占,首^发}♂手机用户输入地址:м.xinwanben.coM

对于谢苗局长找回来的药片,谢尔盖上尉只是撇了一眼,这些药盒大多被踩的不成样子了,他都懒得仔细去查看是什么药物。不过这个世上除了阿司匹林之外,难道还会有什么有用的药片吗?

略过了这点发现之后,谢尔盖上尉便有些不耐烦的打断了谢苗局长的汇报问道:“那么他们有没有见过,和这位中国人在一起的什么人?”

谢苗局长正想回答,路人连这位中国人都从来没见过时,看到谢尔盖上尉不耐烦的脸色,他又硬生生的改口道:“不,他们没见过这样的人。”

谢尔盖上尉对着佩奇.开普兰摇了摇头说道:“看来只能把他交给当地的警察局了,开普兰先生,我们还是先把自己安顿下来,回头再关注这件事吧?”

就在佩奇.开普兰还在思考的时候,吴川突然打破沉默对他说道:“记者先生,我的老师也是一位美国人,他可是您的同胞,您可不能就这么放任不管啊。”

佩奇.开普兰诧异的再次注视着中国人,并严肃的问道:“这位先生,你可不能为了脱身而信口开河。你的老师是一位美国人的话,那么他叫什么名字,又是什么身份,又教了你些什么?”

开口之前还有些犹豫的吴川,此时已经顾不上对方言语中的威胁之意了。他只知道一件事,若是不能引起对方的重视,他可不能保证自己会被关押到什么地方,一个来历不明的中国人的生死,恐怕引不起多少关注的。

“是的,我的老师是一位美国人,是一名医学教授,是格雷戈·豪斯教授。这位记者先生您知道哈佛大学吗?”

“当然,我就是哈佛大学毕业的。你说的这位格雷戈·豪斯教授,是我们哈佛大学医学院的教授吗?”佩奇.开普兰有些疑惑的询问道。

吴川楞了一下,马上恢复了平静说道:“不,现在还不是。豪斯老师已经接到了哈佛大学的邀请,只要他一回到美国,大约就会前往哈佛大学就职了。”

“哦?”佩奇.开普兰不动声色的继续追问道:“那么,之前格雷戈·豪斯教授在什么地方任教?”

“普林…斯顿大学,您了解吗?”

“奥,当然…嗯,我对普林斯顿大学的拉格比足球队比较了解。好吧,那么你的老师豪斯教授为什么要把你带来俄国?他又为什么在这里消失了?”

吴川一时想不出该如何回答对方的问题,他下意识的张望了下左右,看到了谢苗局长手上捧着的药盒,方才意识到自己左手提的塑料袋已经消失了。他旋即脑子里就冒出了一个想法,对着美国人结结巴巴的说道。

“老师之前接到了一封来自俄国的信件,上面写着几个化学方程式,他按照这些方程式合成了这些药物。只是老师发觉,这些药物虽然有效,但是副作用极大,为了能够研制出更好的药物,他就辞去了大学的教职,来到俄国寻找寄出信件的人。

至于为什么要带上我,老师需要一个助手,但又不希望这些药物的消息传播出去,于是便带上了在美国和俄国都没有什么人际关系的我…”

虽然这位中国人说的含含糊糊,佩奇.开普兰倒是以美国人的思维理解了对方没有说出来的意思。在当今的美国,任何能够带来金钱利益的知识或技术,都应该被小心翼翼的保护起来,免得被那些无耻的商人给盯上。

看来这位格雷戈·豪斯教授从俄国人那里的确发现了些什么,他对此倒是不怎么感兴趣,不过这倒是这是一个机会,一个分散谢尔盖上尉和当地警察注意力的机会。

佩奇.开普兰忽略了中国人话语里的诸多漏洞,只是抓住了对于自己有利的消息,向着身边的谢尔盖上尉抗议道:“上尉先生,恐怕我不能将他就这么丢给本地的警察,这里面毕竟还牵涉到一名尊敬的美国教授失踪的问题。而且这位中国人也不是罪犯,而是一位受害者和见证人,我希望在完全核实他所说的言论之前,或者说是找到豪斯教授之前,先让他跟在我们身边。”

谢尔盖上尉的脸顿时有些僵硬了,他冷冷了撇了一眼中国人之后,方才对着佩奇.开普兰说道:“这恐怕不太妥当吧,开普兰先生。这只是一个中国人,他说的话未必是真话,也许只是为了逃脱他丢失通行证的谎言,怎么可以作为一名美国教授失踪的证词呢?”

佩奇.开普兰扬起了嘴角,嘲讽的向上尉说道:“我不清楚俄国的法律是怎么制定的,但是在我们美国,只要你没有证据证明他说的是谎言,或者这位先生是一个不道德的人,那么不管是总统先生还是普通民众,他们的证词在法律面前效力都是一样的。

如果上尉先生您执意要将这位先生和我隔离开去,那么我只能遗憾的向彼得堡的美国公使报告,请求我国的公使和贵国政府交涉,让彼得堡出面寻找那位消失,或者解救被人绑架的豪斯教授了。”

谢尔盖上尉盯着美国人的眼睛看了许久,终于还是没敢把事情闹大,他小声的解释道:“开普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页 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