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没有了 章节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引子

一秒记住♂.{完^本,神^立占,首^发}♂手机用户输入地址:м.xinwanben.coM

“小吴啊,我看你脸红的有些不对,又咳嗽了这么多天,要不今天还是别加班了,早点下班去医院看一看吧。这么死扛着,可不是个事情啊。”隔壁座位的老黄探头过来,小声的对趴在桌子上想要稍微休息一下的吴川提醒道。

虽然公司的中央空调一向冷气足够,但后背和脖子处依旧不断冒汗的吴川,依然觉得体内燥热难当,每一次咳嗽都能让他觉得全身肌肉被牵动的酸痛难忍。

“该死的资本家,该死的996工作制。”吴川一边在心里暗暗的咒骂着,一边抬起头对同事老黄挤出了一个笑容点头道:“谢谢额,马上就快16:00了,我一会去组长那里请个假,今天就早点回去看病去了。”

老黄看了一眼窗外黑云压顶的天空,顺口又劝说了一句,“我看你还是早点请假回去好了,看这天气马上就是暴雨倾盆。你要是现在不走,一会可就未必走的了。就你这身体,淋了雨就更糟糕了。省下的这半天工资,估计还不够你挂一天药水的…”

吴川顿时愣住了,他歪着脑袋看向外边越来越暗的天色,觉得老黄平日在工作上总是漏洞百出,但今天这话倒是的确说的一语中的了。他回头看向面前电脑屏幕的右下角,此时浮现出来的时间是15:28/2019/4/,距离16:00还有32分钟。

根据公司的规定,16:00之前请假算半日,16:00之后算早退一次,早退、迟到累积两次扣半日工资,这样的记录每月会清零一次。吴川拖着不走,就是想要省下这半日工资,撑到16:00再请假。

他一个月工资到手不过7、8千,但是公司扣起工资来,却是按照300一天计算的。在这物价高涨的魔都,吴川可是一分钱都不敢浪费的。毕竟他和同事老黄不一样,对方是有房的本地人,就算没有工作也能待在家混着慢慢找。而他可是孤身在魔都拼搏的外地人,一旦没了工作就是坐吃山空的局面。

因此,即便眼下这家公司开的工资比当初招聘时承诺转正后的工资少了2成多,他也只有忍耐了下来,预备过完今年再说。说来也是无奈,这些年房价是水涨船高,但是他们这些建筑从业人员的工资却是几乎是原地踏步,反倒是那些从行业外杀入进来的房产开发商和炒房客倒是赚了个盘满钵满。

像吴川这样的土木工程本科生,现在也只能在私人开设的设计公司内画画图,给正牌设计师打打下手。这要是放在十年前,拿着土木工程本科生的文凭,不管是去设计院还是国企,都是可以挑一挑了。

时代确实不同了啊,今天的中国一边是专家叫嚷着社会劳动力不足,一边则是各个企业连扫地的都想找个本科生。有时吴川觉得,当今社会缺少的也许不是劳动力,而是逆来顺受的奴隶才是。

不过和他那些回去家乡工作的同学相比,吴川却又觉得魔都还算不错的了。毕竟大城市虽然竞争激烈,好歹人家还给你一个公平竞争的机会,那些家乡在三四线城镇的同学,可是每次聊天就在吐槽地方上的人情社会是如何的复杂。

虽说共和国早就废除了工作顶替的制度,但越是封闭的小地方,行业的隔阂便越是严重。家中没有在建筑行业中有关系的,就很难在地方上找到一个合适的工作。哪怕是进入了小地方的设计院或是建筑国有企业,也不过是吃苦受累你去,立功领赏他人去的局面。

对着电脑上的时间发了一分钟的呆后,头脑昏昏沉沉的吴川觉得,自己的身体还是比半天工资值钱一些的。他随手拿起放在一旁的杯子,将半杯多茶水一气灌下了肚子,往日回味甘甜的花茶,今日却只尝出了冰凉苦涩。

趁着干裂疼痛的嗓子被茶水湿润的舒适感,吴川用双手揉了揉发烫的脸颊,让脸上火热的感觉散去一些,这便起身走到了办公桌北侧尽头的组长面前,向正忙着在电脑上玩牌的组长小心的请起了假。

四十出头的组长并没有理会吴川,只是关注着电脑上的牌局,直到一局终了,他才放下鼠标靠着椅背转过头来,打量着在边上屈身一直不敢动作的吴川,看着他低眉顺眼的样子,方才满意的说道:“看你年纪轻轻的,怎么身体这么差。不过是加了几天班,这就感冒生病了?想当初公司刚成立,我和余工两人去乡下设计水电站,连续爬了一个月的山头…”

吴川努力维持着脸上的笑容,听着组长鼓吹他在这家公司初创时期的丰功伟业,还不时小声附和着,总算听到组长准了自己的假。他一边连连感谢着对方,一边快速的向后退去。当他回到座位上收拾东西脑时,方才发现自己居然足足听了十几分钟的废话,现在已经是15:45了。

不敢再浪费时间,吴川收起了手提电脑便快步离开了办公室。当他坐着电梯冲到楼下时,外面的天色已经暗如黑夜,远处的云层间似乎有着白光跳跃着,隐隐传来了沉闷而激烈的雷声。街上的行人也少了许多,只有车流依旧往来流淌着。

“从这里跑去地铁站要15分

没有了 章节目录 下一页 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