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番外 二条路线

1932年12月1日,南方局书记李润石和广东省委书记彭汉育同粤汉铁路建设指挥部的一干人员在广州车站登上列车,他们将乘坐此趟列车前往汉口火车站,以此宣告从1900年动工的粤汉铁路终于建成通车。

这条二千四百余里的铁路从投建开始就一直困难重重,不管是满清、北洋还是国民党执政时都没有起色,1922年党执政之后,先是提出了1922-1926年的一五计划,在一五期间先是完成了哈尔滨过外蒙抵达迪化、包头到兰州、宝鸡到兰州、宝鸡到成都的铁路线,还重组了汉冶萍公司和粤汉铁路的股权,将这两个满清遗留下的最大财产收归国有。

吴川履行第二任总统的任期内,又推动了1927-1932年的二五计划。二五期间,汉冶萍公司变为了武汉钢铁集团,年产钢铁突破了30万吨,这虽然远远超出了张之洞的预期,但是此时的武汉钢铁集团在国内钢铁企业中却排不到第四。

中国鞍山钢铁公司,1932年的钢铁产能是320万吨,排名国内第一;佳木斯钢铁集团年产钢铁180万吨,排名第二;唐山钢铁集团年产钢铁150万吨,排名第三;青岛钢铁公司年产钢铁125万吨,排名第四;本溪钢铁公司年产钢铁90万吨,排名第五。至于和武汉钢铁集团一个层级的,还有山西、包头、新疆、巴音图门等钢铁厂。

按照统计局对于世界各国粗钢产能的调查,1932年世界粗钢的总产量是1.4亿吨,中国的粗钢产量占了世界总产量的世界粗钢总产量:12100万吨,中国粗钢产量1726.2,占世界产能的12.33%,排名世界第二。

世界粗钢产能第一是美国,1932年突破了6000万吨,世界第三是德国,不到1700万吨,恰好是英法两国粗钢产能的总和。日本的粗钢产能突破了300万吨,苏联的钢铁产能刚好是日本的一倍。 1

统计局因此发出警告,世界钢铁产能已经呈现过剩,占有成本优势的美国钢铁正在冲击世界钢铁的价格。如果世界各国不能联合起来解决资本主义强国工业产能过剩的问题,那么一场全球范围内的经济危机将会爆发。

1932年3月,第三次就任总统的吴川在宣誓典礼上提出了第三个五年计划,10月份又在青岛的亚洲经济论坛上发表演说,认为世界各主要资本主义强国应当考虑各殖民地的政治自由放开和经济建设问题,吴川当时说道:“19世纪是资本主义的奇迹,也是人类历史有记载以来创造了最大财富的一个世纪,从这一点来看资本主义在19世纪是先进的。

但是我们也应当看到,资本主义奇迹的背后是无产阶级和被殖民地区人民的血泪和痛苦。进入20世纪之后,各主要资本主义强国的社会生产力已经可以让整个人类的生活提升一个台阶了,但是各国无产阶级和被殖民地区的人民并不比19世纪的伦敦和巴黎工人生活的更好,这说明资本主义出了问题。

根据我国的调查,世界钢铁产能已经出现了相当的过剩,但是对于世界来说钢铁依旧是缺乏的,因为在非洲和亚洲和拉丁美洲的很多地区,很多人依旧过着刀耕火种的生活,他们不是生活在科技昌明的20世纪,而是在黑暗的中世纪。

因此,占有了世界大多数财富的资本主义强国,应当对人类的未来负起责任来,帮助这些地区的人民进入到20世纪,而不是一味的从他们身上榨取财富。”

吴川的讲话令参加会议的日本、英国、法国、荷兰的代表非常的尴尬,甚至连一向和吴川政府交好的美国人,也对这番讲话保持了沉默。不过,吴川的讲话通过广播和报纸流传到世界各地后,他的讲话却得到了与会和不能与会的亚洲各地区民众的支持。

一五计划的完成已经让中国的工业产值超过了农业产值,也让欧美列强失去了继续把中国当成可以殖民对象的动力,中国二五计划的完成和苏联一五计划的完成,斯维尔德洛夫领导的苏联和吴川领导的中国之间所展现出的亲密关系,也使得欧美进一步警惕起两个大陆大国的动向。

吴川的这番讲话激发了世界各殖民地民众试图改变自身痛苦处境的情绪,也因此进一步推动了在共产国际领导下的各殖民地地区的解放运动。欧美的主要资本主义强国,包括日本这样的后发资本主义国家,对于吴川提出的先进资本主义国家的原罪和先进国家帮助落后国家的理论都提出了激烈的批评,试图以此消弥殖民地社会民众的不满。

当然,因为各资本主义国家所处的地位不同,他们对于吴川所代表的中国政府的立场所持的观点也是不一致的。比如,法国和日本虽然不满吴川的讲话,但是法国和日本都不愿意和中国发生正面冲突,因此他们一边否定了本国资本主义的原罪,一边则以对殖民地的开发为理由,表示自己并不是那种不负责任的资本主义强国。

英国人则毫不客气的指责吴川的讲话是煽风点火,英国人在泰晤士报上这样评论道:“通过两个五年计划,今日的中国已经成为了一个工业强国。但是这个工业强国却拒绝承认自己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页 推荐票